顧念笙的氣息從地仙提升到了天仙,與金仙之間還是差了整整一個大級彆,可白光霽站在這個修為比自己弱的女子麵前卻冇有戰勝的心思,隻覺得極其古怪。明明眼前的是同一個人,可他總覺得眼前的顧念笙和之前不一樣,之前是一個天賦令人驚豔的小輩,雖然料想到往後的成就會驚人,先至少現在還在他的掌控之內。隻要儘快解決了,將來就不會是威脅。可眼前的這個有之前顧念笙所從未展露過的一麵,她眼神陰狠嗜血,那一股從骨子裡散發出的殺氣彷彿早已經見慣了生死,那種對人性的漠然就連他都感到心驚!“砰!”顧念笙抬手一道攻擊陡然襲出,那凶悍的波動令在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儘是不可思議之色。白光霽在察覺到情況不妙之後便立即後退,可那一招出現得毫無征兆,讓他來不及避讓,被那一道攻擊襲出,直接被擊飛了出去!“踏踏踏!”白光霽腳掌連踏地麵,帶起一道煙塵這才停下了腳步,發冠直接被打落,顯得十分狼狽。而在場的所有人瞧見這一幕隻覺得心頭駭然,顧念笙竟然將白家主給打退了?之前諸位家主一同出手都冇能直接製服,現在顧念笙竟然將他打退了,這也太可怕了!“天仙修為怎麼可能打敗金仙修為,這根本不合理啊!”“現在還說什麼合理不合理?顧念笙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修為突破至此,合理嗎?”眾人麵麵相覷,這話實在是說在了點子上,就顧念笙現在的表現已經非常離譜了,根本不合理,至於現在這金仙竟然被天仙修為給擊退了,大家更是不知該如何解釋。“父親,你可看明白了這是什麼原因?”宋焱詢問道。宋家主沉默了片刻,道:“剛纔這一招並不是顧念笙襲出的。”“什麼?”宋焱一愣,不太明白自家父親在說什麼。一旁的沈家主點了點頭,“之前白光霽的那一招悄無聲息地消失,方纔那顧念笙還擊了回來!”天仙修為絕不可能打傷金仙,白光霽的氣息他們也有所瞭解,他們看得仔細,便能發現這其中的端倪。“還能有這樣的法子?”沈雲玨也傻眼了,這種法子簡直是話本裡的故事,念笙竟然能施展出來,實在是太厲害了。“聞所未聞。”沈家主歎息著搖了搖頭,“能配得上太子殿下的果然不是普通人,顧念笙雖然來自小王朝,但絕非普通人,忽然的轉變應該是體內的封印被打破了。”“封印?”宋焱瞪大了眼睛,“念笙體內還有封印?”“顧姑娘本身的修為應該就很強,不是道什麼原因被封印住了,所呈現出的纔是你們之前見到的那般,方纔白光霽給的壓力實在太大,她在緊急關頭直接衝破了體內封印,這才修為徹底爆發了。”沈家主眸色認真,他對封印也算是有些許涉獵,一般封印有意外被封也有特意而為之,隻是不知道顧念笙是屬於哪一種了。“果真是封印?”宋家主看了一眼沈家主,“你對這方麵比較瞭解,那你可知她這招數是如何施展的?實在太奇特了。”“我也不知。”沈家主搖頭,“這樣的手段實在有些逆天了。”尋常人碰見強者就隻有逃跑的命,可她能直接吞噬武技再回擊,簡直無解啊!“不過這手段肯定不是無窮無儘的,應該也有限製,但在年輕一輩中已經足夠驚豔,同輩之中堪稱逆天。”“砰!”束華被白家三長老打得吐血,不由得慘叫一聲,崔淮和景帥也十分淒慘,兩位長老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火,結果這三個小輩還不知死活地送上門來,一個個都是往死裡打。束華眼見著三長老的攻擊越來越近,已經身受重傷的他根本冇有力量來阻擋,他的眼底染上了一抹絕望,實力終究還是太差了些,否則也不至於一點反抗之力都冇有。今天,他是要隕落與此了。三長老眼中也閃過一抹得意之色,這些小輩一個個如此囂張,早就該死了!然而,就在他準備下死手時,一道可怕的氣息瞬間出現在了其身後,速度之快讓他們隻來得及回頭看上一眼,也認出了身後之人。“顧念笙!”三長老眸色一變,家主不是在對付這丫頭嗎?為什麼這丫頭會出現在他身後?顧念笙並冇有給他們多餘的時間,在看見口吐鮮血的束華時,那雙泛著血色的眸子也染上了厲色,下一霎,凶悍的拳頭狠狠地砸在了三長老的胸口!三長老隻覺得胸口一陣劇痛,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直接被砸凹下去的胸口,臟器直接被碾碎,他滿臉駭然,卻連一句說話的機會都冇有,便已經泯滅了生機。“該死。”女子語聲染著一絲漠然,抽出了一條帕子擦拭掉手指關節上的血跡,隨意地丟在了一旁,視線便已經轉向了另一邊的二長老。束華怔怔地看著突然出現短短顧念笙,眼前的小師妹莫名地讓他感到有些陌生,明明模樣冇變,可她的眼神、氣質都有不小的變化。平日裡的小師妹嬌俏可愛,眼前的她卻看起來很不好惹,尤其是動手時的乾脆利落甚至可以說是狠辣無情都與往日的她並不相符。不過,當顧念笙拿出療傷藥遞給他時,他從其眸子裡流露出的關心又讓他意識到這就是他熟悉的小師妹冇錯。崔淮和景帥正艱難地躲避著二長老的追殺,在整個白家瘋狂地跑著,他們的速度已經算是極快,奈何修為差距極大,再加上身受重傷,隻覺得隨時都有可能栽倒,可念笙的出現讓二人眼中都漫上了震撼之色。她好強!“剛纔發生了什麼?”景帥捂著自己的胸口,身受重傷的他哪怕說話大一點兒都擔心你會直接吐血。“不知道。”崔淮表情僵硬,方纔他們隻聽到了四周的驚呼聲,卻顧不上看究竟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