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了。”

鴻瑜從房內出來,看到了蘇昭,先是與院子內的弟子說道:“他是我叫來的,是聖女的朋友。”

後又看著蘇昭說道:“跟我進來吧。”

蘇昭帶著小白跟著鴻瑜走入了內院,幾名弟子紛紛感到好奇,其中一名元嬰境五元的男子問道:“我怎麼不知道聖女還有如此的一位朋友?”

“咳咳,不要亂猜測。聖女的事情,能是你們這些普通弟子過問的?”一名女弟子沉聲說道。

這位男弟子冇有被嚇住,而是笑著問道:“孫師妹,你們平常跟在聖女身邊,一定知道此人是誰吧。”

這位孫姓女子搖頭說道:“知道,但是不能說。除非聖女想要說出來,否則我們不能將。你們也知道婉清的下場,若是亂講,婉清的結局就是我們的結局。”

其他的幾名弟子聽後,神色微微的一變。婉清,被聖女與幾位長老判定為背棄宗門,勾結外人,圖謀不軌,已經被一位長老押回了靈仙道宗。

蘇昭帶著小白走進了房間,看到聞人離原正與祝淵講話,見到蘇昭過來,聞人離原說道:“祝淵長老用他的護身法寶引雷甲救了你,引雷甲是一件半品仙器,你要記得。”

蘇昭聞言對著祝淵長老感謝道:“多謝前輩相助,若是有幾會,在下一定還給前輩一件仙器。”

“嗬,好大的口氣,仙器豈是那麼容易得到?”另一名中年男子,也是一位長老,聽到蘇昭這樣講話,感覺蘇昭有些大言不慚,於是出言嘲諷。不過,他看在聞人離原的麵子上,冇有太過的譏諷蘇昭。

蘇昭笑著說道:“隻是有機會,可能讓前輩誤解了。”

祝淵說道:“老夫是無所謂,但是,老夫希望,你能看著老夫這件半品仙器的份上,以後不要害了我們聖女就好。”

蘇昭說道:“前輩放心,我怎麼能害她。”

“鴻瑜,你先帶著蘇昭去安排一下,我與幾位長老還有話說!”聞人離原說道。

鴻瑜帶著蘇昭去了後麵的住處,把蘇昭的房間安排在了聞人離原的戈壁。小白作為蘇昭的侍女,被安排進了蘇昭的房間內。

蘇昭的房間,兩室一廳,意見客廳,兩邊是臥室。

小白笑嘻嘻的拉著蘇昭就要往臥室去,蘇昭卻是彈了她光潔的腦門一下。小白狐“哎呦”一聲捂著額頭,委屈巴巴的說道:“乾什麼嘛,我們要趕緊的辦正事啊。你說過,要讓我給你生好多孩子呢。”

“你這小丫頭,彆先想彆的。把你的修為鞏固好,你靈力未曾凝聚下來,小心境界破碎,從化神境掉落元嬰境界。”蘇昭指著小白說道。

小白經曆了天劫,雖然有著天劫之後的生機補償,但是為了救蘇昭,小白引走了蘇昭身上不少的金色雷霆,遭受到了一次重創,現在不是亂想的時候,必須要先修行,然後再想其他的事情。

“可是我想啊,我從好久之前就想了,現在終於有機會了,施主,你就成全了我吧。”小白說著舔了舔嘴角。蘇昭手都在顫抖,“再敢亂來,我可打你屁股了。快去修行,以後有的是機會。”

“哼,虛偽,明明你也想,卻是教訓我一個。”小白嘟著嘴去了另一旁的臥室,開始鞏固修為。

蘇昭看著小白狐離去的背影,道:“狐狸精當真是可怕,舒葉雖然迷人,但是屬於道法一類的規則,小狗子迷人,當真是一種生理本能的迷人。果然,狐狸精都是禍國殃民的啊!六師叔,我現在明白你的為難之處了。”

蘇昭的六師叔,是駱熙川。因為一隻狐狸精,鬨得與燕宏陵生悶氣。

不過蘇昭覺得,他家的狗子,要比六師叔的狐狸精來的純真一些。至少,他的狗子不會算計他,而六師叔差一點比狐狸精算計的一無所有。

“不過,南荒山的妖王,這的確是個有趣的事情。”蘇昭也盤膝修行,恢複著身上的傷勢。

小白狐的問題,的確有些複雜。

她在回來的路上,也講了一些有關她背景的事情。當初蘇昭,一開始遇到小白狐蘇薑,也是因為小白正在化神入凡,山內世界無法修成化神境,小白得到狐族傳承,才能成為元嬰境界,但是想要靠著她自己的努力,修成化神,卻是始終無法完成。

為了能尋找到了一線機會,小白選擇了化凡重修,變成了一隻普通的小白狐。後來便遇到了蘇昭,陪著蘇昭一起經曆風風雨雨。

“狗子說她有個大敵,是北荒山的一個妖王。當初她化凡,也是逼不得已,必須要去。隻有化凡,才能擊敗她的大敵。”

蘇昭心中想到,當初的小白妖王,應該叫做蘇薑妖王,可是元嬰境界,她的大敵,至少也是元嬰境界。

北荒山還有這麼強大的妖王嗎?山腳下麵的郭北縣能一直太平下去,當真是那位妖王善心大發啊!

一個元嬰境界的妖王,即便是山內世界的宗門加起來,也鬥不過這個妖王吧。

“想什麼呢?”聞人離原走了進來,看著蘇昭在發楞,笑著問道。

蘇昭伸手一拉,聞人離原坐在了他的懷中,蘇昭說道:“想一個小事情,我的傷勢恢複之後,就要開始準備以身化凡。”

聞人離原說道:“化凡境界很危險,你要慎重再慎重。最好是練出一個本命分身,萬一你化凡失敗,還能用本命分身恢複。”

蘇昭說道:“我修行本就曲折,若是準備太多後手,心態無法做到圓滿境界,那樣纔會化凡失敗。而且,每個人的化凡不同,你的化凡之路,我不一定能成。我還是先按照我的想法來!”

“你放心,我會一直為你護道。”聞人離原認真的說道。

“哈哈,來,讓大爺親一個。”

“哼,討厭。”

一道結界出現在了房間內,擋住了外麵的窺探。

“這……”

另一邊的房間之中,祝淵長老等幾名長老麵麵相覷,其中一名長老忍不住了。

“這成何體統,為何要開啟結界,怕我們知道什麼!光天化日,孤男寡女,這……”這名長老說不下去了。

聞人離原是靈仙道宗的聖女,聖女是什麼意思?聖地之中最為純淨的女子,也是天賦最好的女子,有機會修成仙道的傑出之人。

如今,卻是與一個來曆不明的男子呆在一個房間之中,還開啟了結界,讓人無法知曉裡麵發生了什麼事情。

若是兩人真的清清白白,為何要搞出這一套,簡直令人太過的震驚。

心中不免的猜測,兩人之間有什麼秘密,需要隔絕外界的感知。

祝淵長老輕咳一聲,說道:“可能兩人有什麼不能說的秘密吧,我們這些老古董不懂年輕人之中的交流。”

另一人沉著臉說道:“此事需要稟告老祖,由老祖來決定。不過,此事切不可外傳,不能告知彆人,容易讓聖女名節有汙。”

眾人聽後,紛紛頷首。

過了半個時辰之後,聞人離原雙頰緋紅,從蘇昭的房間裡麵走出來。整理了一下額間的髮絲。

“聖女,還請來中堂。”一名長老與聞人離原傳音。

聞人離原走向了中堂,進入房內,裡麵坐著幾位德高望重的羽化境長老。

“諸位長老好。”聞人離原說道。

一名年老之人率先忍不住問道:“離原啊,你與那小子究竟是什麼關係,他身邊可是有女人的啊,你莫要自誤啊。”

因為小白狐渡過了化形天劫,一身的妖氣已經洗去,若不是故意展露身上的妖性力量,冇有人會知道小白狐是一隻妖族,而隻是把小白狐當做修行者小白來對待。

即便是羽化境的強者,不真正的仔細探查,也看不穿小白身上的妖族氣息。

“沒關係,我準備在這一次回宗門後,便退出聖女之位。”聞人離原緩緩說道。

“什麼!”這下不止是問話的長老,即便是祝淵長老等人也忍不住一愣。

祝淵長老臉色一板,沉聲問道:“聖女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靈仙道宗的聖女,豈是說退出就退出,你這樣做,會受到宗門的懲罰!”

“我知道,但是我已經想明白了。我已經冇有資格再坐聖女,反正我也冇有希望成為最終的聖女,不如讓給她們,也省的她們提心吊膽的擔心我了。”

聞人離原緩緩說道,靈仙道宗的聖女不止一位,因為聞人離原的關係,其他的幾位聖女,非常的擔心,聞人離原會成為她們這一代最終的聖女。

因為聖女在修行之中,要麵對很多的事情,每一代都會挑選出四名弟子,同時擔任聖女,直到修成羽化境之後,接受宗門的重點培養,修成仙人境界。

最終的那位聖女,會被宗門重點培養,修成仙人境界。曆代聖女,隻要能走到最終的一步,最差也是登仙境。

“此事事關重大,我們無法決定,老夫會稟告老祖,由老祖來親自決定。”祝淵長老說道。

看\此念成仙\就\記\住\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