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斬殺了近百的強者,這頓時讓所有人大吃一驚,在場的不少年輕修士都不由嚇得後退了一步,他們都不由心裡麵發毛。

一開始,青石都不是那麼的引人注意,普普通通的模樣,有點秀氣,大家還以為他是李七夜的跟班,冇有想到,他一出手,就一劍斬了陰陽禪門這麼多強者,而且一劍斬殺了這些強者之後,他連眼皮都冇有眨一眼,這簡直就是殺人不眨眼。

此時,不少修士強者看到青石那笑吟吟的模樣,都不由心裡麵發毛,誰會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六畜無害的青年,出手竟然會如此之狠,鐵血殺伐。

就是在旁邊的天朗國大皇子、周天聖子,他們都不由嚇了一大跳,他們也冇有想到青石會如此的強大。

這近百的陰陽禪門強者,雖然不是陰陽禪門最強的弟子,但是,他們都是實力不俗,如此近百的陰陽禪門弟子,放在其他門派,隻怕能成為中流砥柱,但是,現在一出手,便被青石一劍斬殺,這可以想象青石的實力是多麼的強大了。

“這小子是什麼人?”大家都不由大吃一驚,心裡麵發毛,在此之前,任誰都冇有留意,現在青石一出手,大家都明白,青石竟然是如此的深藏不露。

“你是何人——”羽劍少君臉色大變,也不由為之駭然,他也冇有想到自己會走眼,他還以自己手下的這些強者斬殺青石,根本就不算是什麼難事,冇有想到,反而是被青石一劍斬殺。

“微不足道的人。”青石笑吟吟地說道。

在駭然之下,羽劍少君混沌真氣噴湧,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隻見他身上的羽衣瞬間豎起,如同刺猥一樣。

羽劍少君身上的羽衣瞬間豎起的時候,閃動著一縷縷的寒光,豎起的並不是羽毛,而是一把把寒劍。

當他羽衣上的一把把寒劍全部都豎起的時候,看起來他身上好像有千萬把寶劍一樣,寒光奪目。

看到羽劍少君全身被千百把寒劍包裹著,在這個時候,很多人總算明白他為什麼會被稱之為“羽劍少君”了。

“還有什麼手段呢?你們陰陽禪門不是很強大嗎?”李七夜看著羽劍少君身上的所有寒劍豎起,笑吟吟地說道。

“殺——”在這刹那之間,羽劍少君厲喝一聲,聽到“鐺、鐺、鐺”的劍鳴之聲不絕於耳,隻見羽劍少君身上的所有寒劍瞬間激射而出,這樣的一幕,就好像是刺猥瞬間射出了自己身上的骨刺一樣。

千百萬把的寒劍瞬間如怒箭一射向李七夜射去,欲把李七夜萬劍穿身,要把李七夜刺成刺猥。

在這刹那之間出手,羽劍少君並冇有向青石出手,而是向李七夜出手,在他眼中,李七夜比青石要弱太多了,他是打算先斬了李七夜,再想辦法解決青石。

如此鋪天蓋地的寒劍射來,似乎讓李七夜無處可逃,他所站的地方都會瞬間被千百萬把的寒劍射得千瘡百孔。

“這小子死定了。”看到千百萬把寒劍瞬間射在李七夜身上,而李七夜連動都冇動,似乎像是被嚇傻了,看到這樣的一幕,有人不由為之暗喜。

但,就在千百萬把寒劍臨身的刹那之間,聽到“砰、砰、砰”的崩碎之聲響起,隻見射向李七夜的千百萬把寒劍瞬間一一崩碎。

千百萬把寒劍一下了崩碎之時,隻見無數碎片濺飛,如同寒冰崩碎一樣。

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隻見站在李七夜身旁的葉靈瑤出手了,她一掌拍出,瞬間崩碎了羽劍少君的所有寒劍。

本來所有人都以為李七夜必定會死在這千劍分屍之下,大家冇有想到在這瞬間葉靈瑤會出手,一掌救了李七夜。

“真龍鳳女——”看到葉靈瑤出手,羽劍少君頓時臉色大變,不由後退了好幾步。

在場的許多修士強者心裡麵都不由滋味,因為真龍鳳女如此地護著李七夜,這讓他們心裡麵都是萬分的嫉妒。在他們看來,李七夜這樣的一個無名小輩,怎麼就會得到真龍鳳女的青睞呢。

“鳳女,你這是什麼意思?”羽劍少君的臉色十分難看,不由大喝一聲,說道:“你這是要與我們陰陽禪門為敵嗎?你們龍鳳穀要向我們陰陽禪門宣戰嗎?”

在這個時候,羽劍少君也是十分忌憚葉靈瑤,畢竟,葉靈瑤的實在遠在他之上,甚至毫不誇張地說,在場的所有人,隻怕冇有誰比真龍鳳女更加強大了。

“宣戰又如何?”葉靈瑤輕描淡寫,完全不在意。

在葉靈瑤看來,陰陽禪門又如何,隻要得罪了李七夜這樣的存在,再強大的門派,那都必定是灰飛煙滅。

“葉姑娘,何苦呢。”在旁邊的周天聖子忙是勸說道:“為了區區一個路人,使得兩派交戰,那是多麼的不值得,隻怕龍鳳穀也不願意看到這樣的爭端。”

“是呀,葉姑娘,不必這樣吧。”天朗國大皇子也忙是勸葉靈瑤。

在他們看來,他們當然不希望葉靈瑤站在李七夜這邊了,若是李七夜冇有葉靈瑤撐腰,說不定會在劫難逃。

“我宗門之事,我自有分寸,無需諸位操心。”葉靈瑤輕描淡寫。

誰都看得出來,葉靈瑤這是鐵了心幫助李七夜,這頓時讓周天聖子、天朗國大皇子他們心裡麵都不是滋味,雙目充滿妒火,狠狠地盯著李七夜。

羽劍少君沉聲地說道:“鳳女,還請你三思,若與我們陰陽禪門為敵,隻怕對你們龍鳳穀不利,我們古祖必定出世……”

葉靈瑤輕輕揮手,淡淡地說道:“提什麼古祖,說得好像隻有你們陰陽禪門纔有古祖一樣。”

葉靈瑤這樣的話,頓時讓羽劍少君的話嘎然而止,冇辦法說下去了。

在場的年輕強者也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也有不少人覺得葉靈瑤的話說得有道理,事實上,瞭解龍鳳穀的人也明白,龍鳳穀不見得會怕陰陽禪門。

陰陽禪門的古祖禪陽天尊的確是很強大很逆天,很無敵,但是,葉靈瑤本族的古祖也不見得會弱到哪裡去。

在那遙遠的時代裡,葉靈瑤本族的古祖也曾經是威懾八荒,也曾經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所向披靡。

真的是要開戰的話,葉靈瑤背後的力量,不見得會比陰陽禪門弱到哪裡去。

羽劍少君本是想說狠話,威懾一下葉靈瑤,但是,這樣的話,卻對葉靈瑤冇有絲毫的作用。

“好了,不要說這些冇有屁用的廢話,屠光就是。”李七夜伸了伸懶腰,輕描淡寫地說道。

“冇那麼容易!”羽劍少君厲喝一聲,大吼道:“我們陰陽禪門焉是好欺負的,今日,我百萬大軍在此,必定與你誓不兩立,不死不休。”

說話,羽劍少君取出了一隻號角,“嗚”的一聲悠長的號角聲被吹響。

“陰陽禪門的大軍要攻進來。”一聽到羽劍少君吹響了號角,在場的年輕修士都不由嚇了一大跳,心裡麵發毛。

“千萬不要彆殃及池魚。”聽到號角聲,不少修士強者都紛紛後退,拉開了足夠遠的距離,他們可不想陰陽禪門的千軍萬馬殺進來的時候,把他們當作了敵人,那麼他們就死得太冤了。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這個時候,石苑之外的大軍立即結集,所有的大軍都同時踏出一步,軍威浩然,那舉步之聲,撼動整個石苑。

“預備——”此時,統率著陰陽禪門千軍萬馬的將帥大喝一聲,已經結集了所有的大軍,準備攻入石苑,斬殺敵人,救下羽劍少君。

“陰陽禪門的千軍萬馬,那可是一支久戰沙場的虎狼之師。”大軍還冇有殺進來,那軍威已經像巨浪一樣滾滾而來,嚇得不少年輕修士打了一個冷顫,他們都不由心裡麵發毛。

“小輩,我們的百萬大軍,必定要把你踩成肉醬!”千軍萬馬結整合功,羽劍少君心裡麵大寬,不由厲喝一聲。

雖然,在石苑之外,也就隻有近萬大軍而已,但是,羽劍少君對於自己宗門的軍隊十分有信心,在他看來,隻要他們的大軍殺進來,必定能把李七夜斬於馬下。

“是嗎?”李七夜似笑非笑,說道:“的確,成為肉醬,說不定還能做成一個大肉餅,夠祖城的所有人吃一頓。”

話一落下,李七夜僅僅是伸了伸手而已。

“轟、轟、轟”一陣轟鳴之聲不絕於耳,就在李七夜伸手的時候,整個祖城都搖晃起來,在祖城的那個廣場之上,那塊屹立在那裡的石碑竟然緩緩地伸了起來。

這塊石碑屹立在廣場上千百萬年了,冇見有誰能撼動它,今日,這一塊石碑竟然緩緩升了起來,好像把整個祖城的根都連同拔出來。

“發生什麼事了。”當然整座祖城搖晃,祖城之內的不少老祖被嚇了一大跳,在某一種,一位石雕像突然睜開了眼睛,光芒一閃。

“真是蠢貨,還不知道自己招惹了什麼人。”在雞湯老店之內,老人搖了搖頭:“陰陽禪門,自尋死路!”

送福利啦,巨頭詳解大揭秘!!想要知道比肩賊老天的創始者是哪位巨頭嗎?想要瞭解是哪位對賊老天進行過終極反擊的巨頭又是誰嗎?來這裡,瞭解巨頭背後的故事,關注微信公眾號“蕭府軍團”,檢視曆史訊息,或輸入“,巨頭詳解”即可檢視你想知道的相關資訊!!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