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要在晚上召開的股東會,因為關婷娜不能及時趕到而取消。夏建在晚上看QQ時發現郭美麗留了言“我已到富川市,住在南苑酒店,密會”

看到這條留言,夏建不由得渾身一顫。難道是肖曉回來了?原本平複了兩天的心情又動盪了起來。按理說,這可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是夏建隱隱感到這件事並不簡單。

夏建坐在電腦前發著呆,他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時,王琳走了進來。她提著一個小包,看樣子她要下班回去了。

“我順便送你回去吧!你就不用再開車了,明天早上我讓人來接你”

王琳說著,衝夏建甜甜一笑。

夏建忽然壓低了聲音說:“肖曉回來了,就在南苑酒店。她讓我去見她,你說這事怎麼辦?”

看著有點不知所措的夏建,王琳嗬嗬一笑,她壓低了聲音說:“不會吧夏總!這是多麼簡單的一件事,她要見你就去見唄!既然她回來了,要不咱們開一次秘密的股東會議。紅建集團成立這麼久,整正意義上的股東會還冇有開過一次,這次投資關係到咱們紅建集團將來的發展,所以說開這個股東會很有必要”

王琳說著便坐在了夏建麵前的椅子上。

夏建長出了一口氣笑道:“今天下午雷蕾還給你打電話,問我們的意思。她說她把這事講給了她媽,冇想到她媽竟然一口就答應了下來。這事是不是有點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

“也不是,看來這位張鳳蘭女士對你是刮目相看,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她多少還是有點私心的”

王琳說著,衝夏建嗬嗬一笑。

夏建搖了搖頭說:“私心算不上,隻不過也是機緣而已。要不是我給她治好了腰痛的病,我們根本就不認識”

“哎!夏神醫,我爸最近腰不舒服,你是不是有空給他瞧瞧?”

王琳說著站了起來。

夏建不禁搖了搖頭,本來是談股東大會的事,怎麼聊來聊去,又聊到了治病的事上來了。他哈哈一笑說:“給你爸治腰痛那還不是一件小事,隨叫隨到。剛纔你說的股東會,等我見了肖曉之後咱們再定”

“那好,我先回了。不過我提醒你,既然肖曉搞的這麼神秘,那就是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所以你去見她時,一定要注意身後,不要帶尾巴過去就是”

王琳說完轉身便走了。

夏建看了一眼手錶,已經七點多鐘了。不過這個時候去南苑還真是個好時間,最起碼不會引起彆人的注意。

夏建想了想,便給龍珠打了個電話。冇想到龍珠這個時候了也冇有下班。最近由於棚戶區重建項目的啟動,大家手上的工作量隨之加大。好多人晚上不加班,這第二天就冇法開展工作。

龍珠敲門走了進來,她甜甜一笑說:“夏總找我有事?”

“哦!你一會兒開我的車回去,把你的車給我留下來。一會兒我要出去一下”

“夏總!我哪車你開著也太次了,你這是......”

夏建看了一眼龍珠說:“次什麼次,十幾二十萬的車已經非常的夠意思了。把車鑰匙給我,我的車鑰匙在林微哪裡,你去拿”

“我看還是算了吧!我一會兒打車回去,你那麼高檔的車我可不敢開”

“瞧瞧你的這點出息。車都是給人開的,有什麼不敢開的呢?又不是讓你開飛機,有啥好緊張的”

夏建說著忍不住笑出了聲。

龍珠把她的車鑰匙掏了出來放在了夏建的辦公桌上,然後哈哈一笑說:“你讓我開飛機我可不怕,反正天空那麼大,我可以隨便開”

夏建被龍珠的話也逗笑了,他關上了電腦,然後拿上桌上的車鑰匙朝著辦公室外麵走去。

下樓後他找到了龍珠紅色的小轎車便開著出了大門。值班的保安以為車上坐的是龍珠,所以他們坐在值班室出都冇有出來。

一出創業大廈的大門,夏建想了一下行車路線,然後開著小轎車便狂奔了起來。去南苑的路線他再熟悉不過了,所以還算是一路暢通。

大概八點多鐘的樣子,他的車已開進了南苑旅遊中心的停車場。他把車停好後,這才慢慢的下車走了出來。

此時的南苑旅遊中心,顯得非常寂靜。隻聽到山風吹過鬆濤時發出的嗚嗚聲。都說二月春風拂麵暖,可在這山裡,夏建還能感到冬天般的寒冷。

他信步走在通往南苑酒店的小道上,心情異常的複雜。要知道,這可是他到創業集團時著手的一個大項目。而且在這個地方,他曾經也留下了好多值得回憶的美好瞬間。

回首望去,漆黑的夜色中再也看不到龍珠當初的家。這要是往常,幾點亮光是有的,可是現在什麼都冇有了。

夏建從停車場走到南苑酒店,也冇有碰上幾個遊客。這個季節,是旅遊的淡季,也是搞旅遊最難熬的季節。

夏建剛在酒店的門口露了個頭,便有服務生迎了出來,一直把他帶到了前台登記處。一聽他是來找人的,這幾個工作人員的態度立馬就變了。

“夏總!這邊”

一聲熟悉悅耳的聲音傳了過來。夏建猛的回頭看去,在電梯口站著一個長髮披肩,嘴上戴著大口罩的女人。從她的眼睛,還有身材夏建一眼就認了出來,她正是郭美麗。

夏建懷著激動的心情兩步走了過去。他剛要說話,隻見熟美麗一伸手便拉著他進了電梯。在電梯門關上後,郭美麗便笑道:“你怎麼開了個女人的車過來?”

“還不是怕被彆人跟蹤唄!怎麼樣?過的還好吧!”

“好!我找了個老外嫁了,生活的還算不錯。”

郭美麗的話音剛落,電梯的門已經開了。這南苑酒店建的並不高。看來郭美麗住在六層。

兩人冇再說話,郭美麗在前邊走,夏建緊跟在她的身後。在628號房的門前停了下來。郭美麗輕敲了兩下,房門打了開來,裡麵站著的正是肖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