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

狂風自米勒主教的體內刮出,撐起了他的深藍色教士服。

喀嚓喀嚓喀嚓!附近的行道樹枝乾斷折,飛向了半空。

堂娜的身體不由自主騰起,被拋出去幾米,摔在地上,渾身疼痛。

不僅是她,塞西爾、丹頓、迪默多、哈裡斯等人也被風帶飛,跌到了不同位置,唯有克裡維斯、蒂格和烏爾迪,或因為長久鍛鍊體重不輕,或由於身體肥胖沉重異常,隻是踉蹌倒地,翻滾了幾圈。

正對米勒主教的艾爾蘭連續做出倒退和後翻等動作,躲過了迎麵而來的風壓拍擊。

克萊恩和達尼茲冇去硬抗,順勢往後,如風箏一樣飄蕩,眼看著快要栽倒,卻最終保持住了平衡。

颶風剛有停息,被吹散的霧氣內就顯露出六道身影,它們全部披著黑色的鬥篷,失去了自己的腦袋,隻剩脖子還在汩汩冒血,隻有打旋的微風撐起兜帽。

荷!荷!

它們喉嚨裡傳出野獸蓄勢待發前的低鳴聲。

嗖!嗖!嗖!

一道道薄而尖銳的風刃射出,在克萊恩翻滾的地方留下了明顯的,深刻的縫隙。

蹬蹬蹬!

提著馬燈,深藍教士袍輕輕揚起的米勒主教兩側,六個無頭者衝向了克萊恩、艾爾蘭等人,踩得地麵有所晃動。

一個無頭怪就很難對付了,現在直接來六個……而且還有明顯被汙染的主教!“烈焰”達尼茲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有些頭皮發麻。

就在這個時候,他眼前一抹黃銅光芒飛過,投向了遠方。

當,當,當,阿茲克銅哨掉在地上,彈動了幾下。

呼的一聲,六個無頭之人同時改變了方向,衝往阿茲克銅哨停住的位置,留下米勒主教孤零零一個人站在原地。

克萊恩抓住機會,抬起左掌,一把扯下大衣內的“太陽胸針”,丟給了距離他最近的艾爾蘭船長,並簡潔喊道:

“灌注靈性,五秒,聖水。”

說完,他冇管被吹飛的絲綢禮帽,半俯身體,時左時右地衝向了米勒主教。

嗖嗖嗖!

一道道風刃密集射出,全部瞄準了克萊恩。

地麵瞬間浮現出諸多刀削斧砍般的痕跡,而克萊恩或翻滾,或側撲,或以手撐地,倒躍起來,躲過了第一輪集火。

米勒主教眼中的暗紅光芒更盛,同時抬起了雙手。

嗖嗖嗖嗖嗖!

這一刻,風刃的攻擊就彷彿機槍在掃射,克萊恩隻來得及躲掉大半,身體就被撕裂,化成又薄又輕的紙屑,飛蕩於半空。

克萊恩浮現於另一個方向,繼續衝往米勒主教,要將兩人的距離拉近到適合發揮的程度!

…………

接住“太陽胸針”的艾爾蘭當即感受到了炎熱的滋味,恨不得脫掉身上的衣服,跳入快要結冰的水裡。

他略一琢磨格爾曼.斯帕羅留下的話語,就從衣物內側拿出了一個錫鐵色的方型酒壺,擰開蓋子,將裡麵的烈朗齊全部倒了出來,濃鬱的酒香飛快瀰漫向四周。

“烈焰”達尼茲環視一圈,對形勢有了一定的把握。

他呲牙咧嘴地單膝蹲下,雙掌猛然按在了地麵。

兩道赤紅的火蛇憑空而現,貼著地表蔓延向阿茲克銅哨所在的地方,為它鑄起四麵熊熊燃燒的火牆。

他原本想的是丟個火球,砸向米勒主教,讓格爾曼.斯帕羅能藉助火焰,輕鬆跳躍至對方附近,展開攻擊,但看了看那位主教周圍區域依舊凜冽的狂風後,他又理智放棄了這個打算,準備先清理無頭怪物,避免它們乾擾到格爾曼.斯帕羅發揮真正的實力。

克裡維斯、塞西爾、蒂格和哈裡斯此時已重新站起,找回了槍支,將烏爾迪、堂娜、迪默多等人保護於中間,戒備著可能到來的其他怪物。

他們的經驗告訴他們,在事先冇訓練過配合的情況下,最好不要胡亂插手那不屬於人類的戰鬥。

蹬!蹬!蹬!

六個無頭之人毫不在意火焰的灼燒,闖過赤紅的牆壁,餓狗撲食般爭搶起阿茲克銅哨。

這就給了艾爾蘭時間,讓他能從容地將靈性灌注入“太陽胸針”,等待聖水凝結,流入方型酒壺。

達尼茲見那群無頭之人搶成一團,心中微動,半俯下腰背,臉色漲紅地於右掌凝聚出一柄尖端熾白的火焰長槍。

他前踏一步,轉腰甩臂,把那柄火焰長槍投了出去,呼嘯著命中了一個無頭之人,並將它釘在了地上。

熾白的火光騰起,那無頭之人的小半截身體直接化成了灰燼,剩下的同樣在燃燒,不斷騰起黑綠色的氣體。

眼見攻擊得手,達尼茲正要再接再厲,卻忽然察覺到了某種瘋狂的,恐怖的饑餓。

這一瞬間,他彷彿來到了深淵前,隻差一步,就會跌入。

他知道,格爾曼.斯帕羅不再壓抑體內那瘋狂的靈魂了。

連用三次紙人替身後,克萊恩終於進入了預定的距離。

他左掌的手套猛地爆發出壓抑許久的饑餓,蠕動著長出了一枚枚暗金色的鱗片。

克萊恩的瞳孔隨之變淡,如有豎起。

緊接著,他的眸子裡映照出了深藍色長袍輕輕盪漾的米勒主教。

無聲無息間,這位正要製造大量風刃的中年男子腦袋突地後仰,身體凝固了一秒。

他綻放出暗紅光芒的眼睛失去了理智,充滿瘋狂的感覺,他的皮膚變得光滑,變得斑斕,,就像某些水生生物的表皮。

他發出一聲像是來自大海深處的喘息,藍色長袍下突然鑽出了一條條滑膩的,噁心的觸手!

“心理醫生”之“狂亂”!

克萊恩原本隻是想藉此打斷對方的攻擊,為後續的控製創造機會,可冇想到,狂亂後的米勒主教直接失控了!

早就墮落或受到汙染的對方一失去理智這最後的枷鎖,立刻步入了失控的深淵!

見此情狀,克萊恩瞳孔一縮,不再猶豫,切換了驅使的靈魂。

在對方發狂之際,他左掌的手套染上了金色,表情變得威嚴,目光又一次鎖定了米勒主教。

他的瞳孔內,瞬間亮起了兩道宛若閃電的光芒。

霍然間,米勒主教發出一聲慘叫,雙掌連同觸手,全部回收,捂住了腦袋。

他的精神遭遇刺穿,產生了難以言喻的極致痛苦。

“審訊者”!

克萊恩右掌一撐,站了起來,左手隨即亮起燦爛的光芒。

緊接著,他身體後仰,雙臂張開,彷彿在擁抱太陽。

一道粗大的,純淨的,熾烈的光華從天而降,落到了米勒主教身上,將他完全籠罩於內。

四周變得彷彿白晝,勁吹的狂風戛然而止。

序列5,“光之祭司”!

米勒主教的身體開始蒸發,先是表皮,接著是觸手,最後是血肉。

等到那燦爛的光柱消失,他已不成人形,變成了一灘由白骨和血肉構成的怪物,氣息相當虛弱。

然而,他還冇有死亡!

失控者的生命力前所未有的頑強!

克萊恩表情不變,蹬蹬幾步衝到了米勒主教的殘軀旁,單膝跪倒,身體前傾,將左掌按在了那灘血肉上。

他不繼續用“光之祭司”的能力,為的就是給“蠕動的饑餓”留下食物!

手套的掌心位置,無聲無息裂開了一道縫隙,裡麵長出兩排虛幻的,白森森的牙齒,瘋狂地吞咬起血肉、白骨和靈性。

但米勒主教還在掙紮,他穩固著血肉,長出了幾條新的觸手,試圖纏向克萊恩,將他拉入自己的懷抱。

克萊恩丟掉手杖,拔出左輪,對準怪物,連開了五槍。

砰砰砰砰砰!

或淡金或黃銅或銀白的子彈擊中了米勒主教,激起一片片不同顏色的火焰。

米勒主教又一次發出來自靈魂的慘叫,再也無力抗衡“蠕動的饑餓”,連血肉帶靈魂全部化作激流,投入了那張貪婪的嘴裡。

也就兩三秒的工夫,地上隻剩下衣物碎片,鈔票殘骸,和點點緩慢凝聚的深藍帶綠光芒。

這就是“吞食”和“放牧”的區彆。

克萊恩更想要後者,但這裡冇有彆的食物。

與此同時,艾爾蘭船長已往方型酒壺內製造了兩波聖水。

達尼茲連忙朝他喊道:

“丟過去!”

艾爾蘭冇有猶豫,將酒壺扔向了正搶奪銅哨的無頭之人。

咳,達尼茲清了清喉嚨,站直了身體。

他左掌悠閒插兜,右手平直前推,於身周快速凝聚出一隻隻赤色的火鴉。

這些半虛幻的火鴉振翅飛出,依循不同的路線,同時撞到了方型酒壺上,正好在那群無頭之人的頂部。

轟隆隆!

方型酒壺碎裂,太陽聖水洋洋灑灑飄落。

滋滋滋!剩餘的無頭之人全部被淋中,慘叫著,抽搐著,倒在了地上。

它們飛快消融,變成了血水,阿茲克銅哨則靜靜躺在中央的乾淨區域。

解決了……格爾曼.斯帕羅真的很強,哪怕遇上船長,也有抗衡的能力……可惜,剛纔冇看到他用了哪些非凡能力……達尼茲轉頭望向立在米勒主教遺留事物前的克萊恩,無聲感歎了一句。

然後,他看見格爾曼.斯帕羅冷漠地掃了自己一眼。

下意識中,達尼茲憋屈地奔跑了出去,將阿茲克銅哨撿了回來。

堂娜揉了揉淤青的手臂,看見穿黑色長禮服的斯帕羅叔叔回走幾步,彎腰拾起了那頂半高絲綢禮帽,沉默著拍了拍灰塵,重新戴上。

ps:推一本書,《抱歉,有係統真的了不起》,這是醜神的書,醜神是男生作家圈子裡公認的好人啊,總是默默分享,深藏功與名,他的書搞笑,爽快,以及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