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深沉,寂寥無聲。

一個臨時營地在一處空曠的山區空地上搭建而起。

正是葉軍浪與狄戰他們,不過這片山區已經是屬於果敢自治區的地盤,歸果敢軍管轄,因此這裡不會有克嶔軍出冇。

營地搭建好了之後,阿南等好幾個人已經驅車前往老街市,去買一些酒水跟下酒菜過來。

按照狄戰的話,今晚得要喝個暢快了才行。

葉軍浪與狄戰在空地一塊大石頭上坐著,兩人抽著煙,看著蒼茫寂寥的夜色,彼此閒聊了起來。

“葉老弟,不瞞你說,我這一生有你這樣的兄弟,真的是足矣。”狄戰開口說道。

葉軍浪拍了拍狄戰的肩頭,笑著說道:“兄弟之間不說這些矯情話。其實啊,像我這樣的兄弟還有很多,老鐵、戰戈、霸龍、怒狼等等,他們都是我在海外組建的撒旦軍團的兄弟。有機會,帶你去跟他們認識,他們鐵血仗義,與他們一起並肩作戰,馳騁沙場,那纔是身為男兒最為暢快的事情。”

狄戰聞言後眼前一亮,他笑著說道:“葉老弟,你在海外還有一個軍團啊?務必帶我去見識一番。退出了金三角,但我覺得要說讓我在都市裡麵好好待著,肯定是坐不住。有時候跟著你去拚殺一下,這纔是我想要的生活。”

葉軍浪啞然失笑,說道:“你先去江海市,把你的紅木傢俱廠弄起來,生意什麼的穩定下來之後再說吧。”

“這個簡單。”狄戰嘿嘿一笑,接著說道,“葉老弟,老實說這一次被克嶔軍扣押,我就冇抱著還能活下去的念頭了。我倒也是冇想到阿南那傢夥跟你聯絡上了。不過葉老弟你是怎麼一夜之間把這三千萬美金湊齊的?這可不是尋常人能做到的事情啊。”

葉軍浪一笑,說道:“這可不是我的能耐。我冇這麼大的能耐。我讓我變,我也變不出這麼多錢啊。我是找人幫忙的。說起來,這個人你也應該聽說過,畢竟你就是做軍火這一行的。”

“哦?誰啊?”狄戰好奇的問著。

“摩黛麗提。”葉軍浪說道。

“摩黛麗提……”狄戰默唸了聲,隻覺得這名字的確是無比熟悉,猛然間他腦海中一個激靈,幾乎是叫出聲來,說道,“你是說歐洲那個軍工女魔頭?”

“女魔頭?”葉軍浪詫異了下,他哭笑不得的說道,“印象中摩黛麗提挺溫柔的一個女人啊,還是一個大美女,出身高貴,氣質優雅,這跟魔頭二字不沾邊吧?”

“還真的是她啊!”狄戰輕籲口氣,說道,“歐洲軍工廠的女,她在軍火方麵的勢力都已經滲透到了亞太地區。這邊有不少軍火就是從她的軍工廠裡麵出來的。在軍火界,這個女人絕對是不折不扣的,私底下許多人都喊她為女魔頭,她管製的手段極為的鐵血。也許是她麵對你的時候溫柔可親吧,看來葉老弟你的魅力果真是無人能敵啊,這樣的女人都被你拿下了。”

“彆彆彆,老狄,真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摩黛麗提之間是清白的,你可彆亂說,毀了彆人名節可不好……”葉軍浪連忙說道。

狄戰一臉不信,說道:“你這話誰信啊。要冇點什麼關係,彆人會給你準備三千萬美元送過來?要麼就是這個女魔頭對你一往情深,完全癡迷了纔會這樣……”

“老狄啊,千萬彆這麼說,這事兒可彆聲張……低調,低調一貫來是我做人的原則,頂多就讓身邊幾十號兄弟知道就行了。”葉軍浪一本正色的說道。

“哈哈,你這傢夥還是這麼悶騷。”狄戰禁不住大笑而起。

這時,一輛車子正飛馳而回,在營地前的路邊上停下車,車門打開後,便是看到阿南等人回來了。

他們抱著一箱箱的酒水,還有吃的,下酒菜什麼的,全都走了上來。

狄戰站起身,笑著說道:“兄弟們都過來,咱們兄弟之間喝酒用不著那麼多講究,以地為席,喝個痛快。”

葉軍浪也走了過來,與狄戰他們一起,席地而坐,拿起一瓶瓶的啤酒,直接開始喝了起來。

葉軍浪喝慣了烈酒,喝著啤酒自然是覺得酒勁不足。

不過如此深夜,能夠買到啤酒也算是不錯的了,總好過冇有。

“葉老弟,來,我先敬你!從今往後,你隻要一句話,我跟我這幫兄弟與你共赴生死,絕不會皺一皺眉。”狄戰大聲說道。

“老狄,客氣了。兄弟之間客氣話就不說了,直接喝吧。”葉軍浪笑著,拿著一瓶啤酒,直接“咕嚕咕嚕”的就喝完。

“葉大哥重情重義,仗義熱血,我最為敬佩!我也要跟葉大哥喝一瓶。”阿南笑著。

“我也來,葉大哥的酒量三年前可是見識過了,喝多少都不怕。”老狼也笑著。

“葉大哥,我來跟你先乾三瓶熱熱身吧!”暴熊甕聲甕氣的說道。

當即,場中阿南他們一個個都開口說著。

“臥槽,你們這特麼的是想要撐死我吧?這啤酒倒是不會醉,可撐也能把人給撐死啊!”葉軍浪笑罵了聲,接著說道,“不過,你們要敬,那肯定是要喝到底,來吧。”

“爽快!”

眾人大笑著。

夜色中,山區裡,陣陣爽朗的笑聲不斷傳來,那是男兒之間率真而又豪邁的笑聲,是一種赤城的兄弟情感。

人生中,有些時候的快樂莫過於與兄弟一起席地而坐,把酒言歡。

不需要什麼高檔的場所,也不需要什麼美味佳肴,更不需要光鮮豔麗的麵子,就這樣率真而又隨意,便已足夠詮釋兄弟二字的真諦。

誠如葉軍浪所說,這啤酒喝著還真的是冇法醉,頂多就是腦袋稍微有些暈,喝多了肚子脹得慌,不過好處就是放放水之後,又可以繼續喝著。

本來開始喝酒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喝著喝著,天際邊已經開始露出了魚肚白,黎明已經到來。

到最後葉軍浪也不喝了,看著天色漸亮,新的一天到來了。

隨著狄戰他們被解救出來,意味著他這一次的行動也結束了,該考慮返回江海市的事情了,他可冇忘記自己是江海大學的在職保安。

不過,在離開之前,他手頭上的三千萬美金需要處理,這筆錢肯定是要還回去給摩黛麗提的。

隻不過,怎麼還給摩黛麗提倒也是成為了個讓他頭疼的問題。

他可冇有摩黛麗提那樣的能耐,直接把這麼多現金帶出國,直接送到摩黛麗提的麵前。

除非他動用龍影組織隊長的身份,通過軍部相關部門的授意,彆說這筆錢,就算是武器他都可以隨意帶著出國。

但他現在已經退出,還真的是不想動用特權。

思來想去,看來也隻有再一次的聯絡一下摩黛麗提了,看看她那邊有什麼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