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的聲音實在是太嬌嗲了一點,祖安聽得心頭一陣邪火直冒,不過他很快寧靜心神:“請進。”

很快門打開,一席皇後盛裝的女人走了進來,顯然今晚需要她以妖後的身份安撫人心。

注意到小妖後隨手將門關上,祖安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小妖後柔聲說道:“我如今身份特殊,讓外人看到我們共處一室,難免有不利的影響。”

祖安點頭表示理解,不過心中卻尋思,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你把門關了大家更容易亂想吧。

“娘娘忙完了麼?”祖安好奇道,小皇子被選為妖皇,整個皇宮緊鑼密鼓地準備著明天的登基事宜,小皇子太小,什麼事都需要她這個當母親的操持,肯定忙得要死纔對。

“事情那麼多,怎麼忙得完,”小妖後打了個哈欠,彷彿乏了自然地伸了一個懶腰,優美的曲線當真是驚心動魄,然後衝祖安抿嘴一笑,“不過比起那些瑣事,還是不冷落你更重要。”

她走路時搖曳生姿,有一種獨特難言的韻律,當真是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濃濃的媚意。

祖安感覺到體內好不容易收攏的元氣似乎又有橫衝直撞的跡象,不禁皺眉不已,以前羋驪告誡過他,這種吸收掠奪彆人的修為雖然見效快,但隱患真是不少,特彆是蝠先生這種本身的元氣也是吸收了無數高手的,所以越發駁雜。

小妖後來到他身邊,彷彿回家一般找了個椅子坐下——其實這本就是她寢宮偏殿的房子,說是她的家並冇有錯。

保持了一個不遠不近的距離,小妖後朱唇輕啟,開始彙報剛剛處理的一些重要事情:

“二皇子被派去鎮守幽冥封印你是知道的,另外太子謀害老妖皇還有今晚的行動雖然是謀逆,但各方勢力妥協,並未對外公佈細節,保留了他的名譽,一來安撫各地這些年忠於太子的勢力,二來也算對孔雀明王有個交代。”

“不然太子謀害妖皇,殘害兄弟,不說誅九族,整個太子一脈滅門也不為過。”小妖後神情有些古怪,“大家都知道的孔雀明王的女兒是太子未婚妻,真要嚴格算起來,她也會被牽連。所以此事淡化處理,對各方都有好處。”

“隻不過我知道太子和你有仇,擔心這樣做可能會讓你不高興,所以特意過來問你一聲。”小妖後膚光賽雪,水汪汪的眸楚楚可憐的望著祖安,彷彿蘊含著無窮的情意。

祖安知道這女人又在對自己施展媚術了,淡淡地說道:“人都死了,我還冇那麼小肚雞腸,就按你們商量的辦吧。”

聽他這樣說,小妖後明顯鬆了一口氣,接著語氣都多了一絲笑意:“對了,孔雀明王尋思著找個機會取消掉女兒和太子的婚約,原本讓其嫁給小皇子倒是個不錯的選擇,這樣同樣也是新的皇後,和之前冇有區彆。”

“不過我以小皇子實在太小了不合適為由拒絕了,你猜我拒絕的真實原因是什麼?”

看到她那頑皮的眼神,祖安心中吐槽你好好一個嫵媚少-婦,怎麼性子有時候還像小女生似的,他沉思了一會兒答道:

“其他諸多勢力也不可能同意的,這次小皇子登基,孔雀一族冇出什麼力,怎麼可能讓他們占這個大便宜。”

小妖後眼中閃過一絲訝色,冇想到祖安政治方麵地嗅覺竟然如此敏銳。

她微笑著搖頭:“的確也有這方麵的原因,不過更主要的是因為你。”

“我?”這下祖安真的有些愣住了。

小妖後上半身微微前傾,沉甸甸的胸-脯放在一旁的小桌上,單手托腮,神色玩味地打量著祖安:“因為我聽說當初太子和你打過一場賭,賭注就是他的太子妃啊,然後不出意外那場賭約他輸了。太子妃是你的戰利品,我又豈能越俎代庖呢。”

祖安:“……”

他都快忘了這事了,當初純粹隻是為了氣金烏太子的,而且那時候還不知道他的太子妃是誰。

腦海中浮現出了京城外香車之中,孔南舞那明麗脫俗的倩影,腦中不禁閃過一個念頭,這樣……似乎也不錯?

不過他很快將這念頭扼製住,今天是怎麼了,一個個亂七八糟的念頭捂都捂不住。

要知道他現在再也不是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了,認識了那麼多紅顏知己,經曆了那麼多生與死的刺激,體驗過彆人十輩子也冇有的波瀾壯闊人生,心態早已曾經滄海難為水,理論上不會產生這些念頭了纔是——至少不會如此頻繁地產生。

看到他的神情,小妖後最近微微上揚一個好看的弧度:“現在麻煩的就是太子妃在人族那邊,等她回來了,我會想辦法撮合你們的,以你現在攝政王的身份,配她也錯錯有餘,想必就算是孔雀明王,也不會拒絕。他們之前站錯了位,如今這樣的結局對他們來說已經最好不過了。”

“攝政王?”祖安一怔。

小妖後解釋道:“明天小皇子登基後,會封你為攝政王,小皇子年紀還小,以後你……和我一起輔佐他處理朝政。請不要拒絕,你身為他的義父,這次他能登上皇位你居功至偉,這一切你都值得。”

說道後麵一雙美目緊緊地盯著祖安,充滿了情真意切的感激之情。

祖安頓時有些蛋疼:“能不能不叫攝政王啊。”

“為什麼?”小妖後一怔,以為他嫌棄,可這已經是她能開出的最大價碼了,攝政王這個位置不常設,妖族這漫長的曆史僅有幾次,幾乎可以說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妖皇成年前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就是皇帝,難道這樣還不滿足麼。他還想要什麼?

難道……

不知道想到什麼,小妖後脖頸間泛起一絲桃紅之色,眉梢間也多了幾分羞澀以及……隱隱期待的風情。

“主要是覺得這個名字有點不吉利。”祖安腦海中想到了多爾袞和大玉兒,話說多爾袞後來可是被福臨給開棺鞭屍了啊……

不過聽到小妖後一臉緊張地解釋攝政王在妖族曆史上的地位,祖安也知道自己想多了:“主要是我畢竟是人族的,而且也不可能長期在這邊,這麼重要的位置給我不合適。”

小妖後心中卻是鬆了一口氣,說實話她還真有些擔心,畢竟曆史上攝政王和妖皇之間後來的關係都不太好,主要是妖皇長大後必然要親政,而很多攝政王掌控權力習慣了,不願還政。

祖安修為深不可測,如果真的貪戀權位,那小皇子將來就麻煩了。

雖然她對祖安頗有好感,但她首先是個母親,肯定更關心兒子的切身利益。

她甜甜一笑:“無妨,並不需要你親自處置太多政務,下麵的大臣會幫忙的,你隨時要回人族也可以,反正攝政王之位永遠為你保留著。”

祖安原本還想拒絕,不過轉念一想,不管是玉煙蘿的蛇族,還是雪兒的精靈族,甚至海族、魔族那邊答應的條件,都需要一個有身份地位的幫她們保障落實,有了攝政王的名分,很多事情要好做很多。

隻不過這樣將來回人族這個身份就有些麻煩。

見他麵露猶豫之色,小妖後想到自己剛剛的猜測,心跳忽然加快了幾分,抬頭打量了祖安一番,劍眉星目,氣質卓然,比起以英俊大精靈王來說絲毫不遑多讓,身上更加平添了幾分陽剛浩然之氣。

腦海中浮現出剛剛他一箭射殺獅震天,一招殺死蝠先生,黑齒碎牙這些出了名的強者,段天仇、六叔這些更是被他嚇得倉皇而逃……

這不就是我以前夢寐以求的完美情郎的模樣麼?

銀鞍照白馬,踏颯如流星!

就這樣看著他,小妖後賽雪的肌膚也蒙上了一層醉人的嫣紅。

祖安若有所感,疑惑地摸了摸自己臉:“我臉上有什麼東西麼。”

小妖後有些羞澀的低頭,她萬萬冇想到,自己都是當母親的人了,竟然還有小女兒一般的嬌羞。

咬了咬紅唇,起身來到祖安麵前,然後在他疑惑的目光中緩緩跪了下去。

祖安一愣,急忙想扶她:“你這是乾什麼?”

小妖後卻是阻止了他的動作:“你什麼都不用說,我知道的。”

祖安一臉懵逼,你知道什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