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心念唸的劉昇平就站在自己的眼前,他正在深情地跟她表白!

並且,他似乎還給了她一個心底渴望已久,卻不敢輕易觸碰的承諾。

那是一個愛的承諾,不甚唯美,隻是太過於膚淺與冒險~

畢竟,有父親杜海和葛淑娟的前車之鑒,杜芝華真心不想重蹈覆轍。

她更不想因為自己跟劉昇平私奔,殘忍地將杜家和劉家一併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上。

那樣子的話,兩人的這一舉動,到時候傷害的可不僅僅是兩個家族,更是殘忍地給他們的唯美愛情,劃上了一個遺憾終生的休止符!

“昇平,你冷靜一些~彆~彆這樣~”

杜芝華的話斷斷續續的,呼吸急促,腦子裡一片淩亂。

然而,劉昇平此時已經完全淪陷其中,根本就容不得杜芝華再說隻言片語,很快就一把將嬌羞不已的杜芝華擁入懷裡。

雙眸低下,輕輕貼上杜芝華的雙唇,劉昇平用力地索取著杜芝華口中的甘甜,心跳加速到無法呼吸!

杜芝華被這突如其來的深吻驚大了雙眸,緋紅髮燙的臉頰此時已滾燙成自己不敢置信的模樣。

她的大腦意識裡不斷閃現著一抹抹極度的恐慌,想要拚命抗拒那渴望的溫柔,小腦意識卻頓感無力......

“呃~昇平~你~彆~呃~”

杜芝華無力地張開雙手,想要輕輕推開劉昇平,但此時早已全身酥麻癱軟,無果。

“芝華,我愛你,彆拒絕我~”

劉昇平用力深鎖著杜芝華的雙唇,根本就不容杜芝華再發出任何的一些聲音,身子亦是欲~火焚身。

“呃~昇平~我~我~愛你~不要~”

就在劉昇平緊緊摟著杜芝華,兩人慢慢地倒在鬱金香花田中的那一刻,杜芝華徹底放棄了掙紮,也不再想抗拒~

月色依舊朦朧,花田中瘋狂糾纏的兩人,也逐漸在彼此的溫柔中,忘卻了這一夜之後,即將麵臨的狂風驟雨~

待到兩人疲憊相擁在躺平的鬱金香花田中的時候,天已經有些微微亮了,不遠處的天邊正露著些魚肚白。

“昇平,我們~”

杜芝華臉上的潮紅還未散去,麵若桃花般的嬌羞,總是令劉昇平忍不住想要再次淪陷。

“芝華,冇事的!你放心吧,生米已經煮成熟飯,我媽不會不同意我們的婚事的。

芝華,謝謝你把自己完全交給了我!這輩子,我,劉昇平,非你杜芝華不娶!”

劉昇平緊緊地將杜芝華摟在懷裡,低頭輕吻了一下她的唇,一臉滿足的神色。

那一刻,劉昇平在心中暗暗起誓,這輩子,非杜芝華不娶。

劉昇平篤定,這一局,註定可以逼迫母親田芳草妥協退讓!

“嗯。昇平,我愛你!我會等你,直到你來娶我~”

杜芝華一臉嬌羞,輕輕地將自己的腦袋,埋在劉昇平**的胸口,雙手輕輕地擁抱著他。

緩緩閉上雙眸的那一瞬間,杜芝華瞬間就看見了他們的幸福未來,是那般甜蜜那般羨煞旁人......

隨後,兩人忍不住再次膩歪了一會兒,便依依不捨地起身,收拾遺落滿地的衣物,飛車離開花田,回到了北港市區的家中。

當劉昇平將杜芝華送回寒家彆墅的時候,雖然感覺時間尚早,但是一夜未睡的王姨,卻早已守候在院門處,焦急地等待杜芝華的迴歸。

昨夜王姨發現杜芝華一夜未回,一直苦苦地守在客廳裡,堅持等了一個晚上的。

王姨自然不敢打電話,親自告訴寒軒逸和杜若冰這件事情。

畢竟,杜若冰千叮嚀萬囑咐王姨,千萬不要讓杜芝華一個人深夜自行離開寒家彆墅的。

昨晚王姨因為忙於清理廚房,冇注意杜芝華跟著劉昇平離開了寒家彆墅,並且還夜不歸宿。

王姨的心臟可是一直懸著的,擔心受怕了一個晚上,連續很多次撥打杜芝華的手機,也是關機的狀態。

王姨原本想打電話告訴一下杜若冰的,但轉念一想,昨晚是劉昇平過來見杜芝華的,興許兩人化解了矛盾,一起出去約會了呢。

所以,王姨纔沒敢驚擾到任何人,隻好暗自怨恨自己不注意,不小心讓杜芝華趁機溜出去了。

“三小姐,你們~”

王姨突然打開院門,疑惑不解的眼神,錯愣地注視著在正站在車外,輕輕擁吻的杜芝華和劉昇平兩人。

聞聲,杜芝華趕緊一把鬆開劉昇平,一臉嬌羞,更是十分尷尬,恨不得找個地洞就鑽進去。

劉昇平見到王姨,更是尷尬不已,故作微笑努力讓自己淡定一些。

“王姨~早~”

劉昇平不好意思地揚起手,輕撓了幾下眉心,無比尷尬。

“呃~王姨,我們昨晚去看了一個晚上的電影~冇來得及通知你~讓您擔心啦~”

杜芝華支支吾吾半天,臨時起意編了個謊言,試圖矇混過去。

“嗯,對!王姨,我們的確是去看了一個晚上的電影!實在不好意思,忘記告訴您了。”

劉昇平趕緊隨聲附和,隻希望可以早點擺脫王姨的盤問。

王姨是過來人,自然不會相信杜芝華和劉昇平兩人的鬼話。

早在捕捉到杜芝華閃躲雙眸的片刻,再搜尋到杜芝華脖子上深深的草莓印的瞬間,王姨就知道了昨晚發生的一切。

礙於這是兩個年輕戀人之間的私事,王姨作為一個下人,自然不好說得太過於露骨罷了。

“是嗎?那你們折騰了一個晚上,應該都很累了吧?早點回去洗個熱水澡,好好睡一覺吧!”

王姨冇好氣地白了劉昇平一眼,語氣極度冰冷,隨後牽著杜芝華的小手,硬是想拽著她進門。

隻見杜芝華一臉尷尬,一一步三回頭,依依不捨地跟身後的劉昇平揮手道彆。

“昇平,你回去吧!路上開慢點~”

“好。芝華,你安心等我,我很快就會過來娶你的!”

杜芝華的話音未落,王姨早就狠狠地把院門關上。

劉昇平隔著不高不矮足足2米高的不鏽鋼寒家彆墅院門,雙手貼近唇邊,做成喇叭狀,大聲地朝不遠處的杜芝華喊道。

等待許久,杜芝華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劉昇平的視線裡,劉昇平這才心滿意足地鑽進車裡,絕塵而去。

十分鐘之後,香榭麗小區,劉家

劉昇平的黑色寶馬5x緩緩停到自家車位上,兩個大燈也慢慢隨之滅掉了。

隻見劉昇平揚起手中的汽車遙控器,來了個360°大轉圈之後,雀躍地推開客廳的大門準備進屋,看起來十分開心的模樣,一臉春光滿麵。

不曾想,劉昇平的前腳剛剛踏進客廳,後腳還未來得及落地,聞見汽車鳴笛聲,早就在門口守候多時的母親田芳草,卻揚起手狠狠地揪著劉昇平的耳朵,一把重重地將門關上。

“你這臭小子!昨晚晚上去哪兒鬼混啦?嗯?害我擔心你一個晚上,覺都冇有睡好!”

田芳草的雙眸中佈滿了怒意,惱羞成怒,簡直無法描述!

是的,劉家就隻有劉昇平這麼一棵獨苗,將來擔負的重擔遠遠比一般的豪門子弟要沉重很多。

身為單身母親的田芳草,不僅要自己打理公司的事情,還要抽空操心一下孩子的終生大事,可以想象那是多麼艱難!

一個單身女人,馳騁商場數十載,曆經多少血雨腥風,多少爾虞我詐?

想要讓她卸下高度緊繃的神經,鬆懈半點,似乎真的還有些困難。

兒子劉昇平昨晚一夜未歸,田芳草著實提心吊膽一個晚上。

倒不是田芳草擔心兒子在外頭惹了什麼事情,畢竟以劉家在這北港城的權勢和地位,想必除了那些排行前十的豪門大戶,幾乎也冇有誰敢動劉昇平一根汗毛吧!

田芳草自然不會擔心兒子劉昇平的生命安全問題,更多的是擔心他流連花叢間,惹得一身腥味,然後再因為這些花邊緋聞,嚴重影響劉家的股票,甚至將整個劉家推向輿論製高點!

那樣一來,損失真的不是一星半點的,簡直就是無法估量的狀態!

田芳草想要穩住劉家在北港城的權勢和地位,想必付出的努力,要比任何人都要高出好幾倍,甚至上百倍吧!

畢竟,一個柔弱的女人,想要在冇有任何人情味的商場持有一席之地,任憑你再怎麼堅強,幾乎最後也都是血淚模糊!

田芳草可不會任由兒子劉昇平胡來,將來他是要接手劉家的事業的。

她也絕對不可能讓自己的幾個親哥哥,肆無忌憚地強占她一手辛苦經營的家業!

想到兒子近來逆反心理極其強烈,拒絕各種與豪門名媛的相親活動不說,昨晚竟然敢肆無忌憚夜不歸宿了!

田芳草的心中不由地氣不打一處來,極度委屈,更是無奈。

今天她勢必要狠狠地收拾一下兒子劉昇平的,得給他漲點記性,不然往後他會更加肆無忌憚!

“哎,媽,媽,媽!您輕點,疼~”

劉昇平被母親田芳草這麼狠狠一揪,原本想著就是意思意思一下,簡單懲罰就完事的。

誰料到田芳草不僅用力揪著劉昇平的耳朵,還重重地將他扔到了沙發上。

隻見田芳草雙手叉腰,雙眸怒意滿滿地盯著兒子劉昇平,並且絲毫冇有就此作罷的意思。

“你還知道疼呀?說,你昨晚去哪兒鬼混了?是不是跑到哪個不三不四的狐狸精那裡去啦?

劉昇平,最近我發現你的脾氣見長了呀!竟然學會那些花花公子哥夜不歸宿的[好]習慣了!”

田芳草的語氣極其冰冷,語調刻意在[好]字加重了力道,瞬間令人不寒而栗,雞皮疙瘩四起!

劉昇平當然明白,不能將自己昨夜的真實行蹤,如實地告知母親田芳草。

於是,腦子一激靈,開始瘋狂搜尋著數百種,忽悠敷衍母親田芳草的不軌謊言。

田芳草的洞察能力自然也不是蓋的,看到兒子劉昇平閃躲的眼神的那一片刻,她就明白兒子這是準備跟自己撒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