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四月芳菲儘,山寺桃花始盛開。

又是一年四月天,晴空萬裡,湛藍如洗,偶爾飄過一朵白雲,調皮得緊。

一座氣勢磅礴的殿堂懸空而浮,立於桃山上空,將整個桃山俯瞰無遺。

供奉蘇小小金身的大殿仙氣繚繞,飛禽盤旋,日月齊輝,神聖至極,比之瑤池崑崙也是不遑多讓的。

更為奇特的是,大殿垂落而下一條如巨龍般浩大瀑布,極其滂沱,聲音繚繞,水光乍現,似是在訴說著這兒的神聖和不可侵犯,那瀑布傾瀉而下的水流就這樣圍繞包裹住整個長留山,傾瀉而下,爾後在山下浩浩蕩蕩奔騰大海,聲勢巨大。

所謂人間繁華,山裡清冷,倉巒疊翠間時不時有著炊煙裊裊,劍氣聲陣陣。

桃山弟子三千,都是人中龍鳳。

此刻,眾弟子們大部分都在山中修行法術。

“恭迎師尊回山!”

前幾天蘇小小外出學習,今天是她回來的日子。

此時的蘇小小禦風而來,桃山的弟子已是發現了蘇小小的歸來,頓時畢恭畢敬,此起彼伏的聲音高亢而迴旋。

蘇小小禦風落地,儀態瀟灑,麵露平色,一如故往。而後開口說道:“本座這次外出學習,學到了不少新東西,所以,從明天開始要每天加一節通用課。”

“什麼是通用課啊?”夏月好奇的問道。

“就是一些關於數學建模的知識。”蘇小小推了推鼻梁上的銀絲眼鏡,眼神裡全是對新知識拿捏的自信。

“數學建模?師尊,這就大可不必了吧,咱們修仙哪用得到這個啊!”徐瑾舟撓了撓頭,覺得不可思議。

“修仙也是為了人民服務的,自然什麼都要懂。”蘇小小一本正經的解釋。

“不愧是師尊,覺悟就是高!”小灰灰捶著小拳頭,在他們眼裡,師尊就是最厲害的!

不過,師尊,您不是學文的嗎,怎麼還會建模啊!!!

“好了,你們繼續練劍吧,本座要去整理明天上課的材料。”

蘇小小提著公文包,哼著小曲回到了自己的煙雨閣,徒留弟子們一片哀嚎。

他們真的不想學習數學建模啊!

不過,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第二天的數學建模課還是如約而至。

蘇小小站在講台上,一身深藍色西裝,鼻梁上架著一副帶著銀鏈的銀絲眼鏡,頗有些斯文敗類的味道,

她掃了掃整個教室,然後對著三千弟子們說道:“今天我們要學習的是如何根據數據列出線性規劃模型,並用Matlab建模,本座先說一遍要領。”

“是,師尊!”整齊的聲音乾脆響亮,一看精神狀態就很好。

好傢夥,這可是名副其實的科學修仙啊!

誰能想到修仙還要學建模,魔鬼,太魔鬼了!

“在現代的生活中,很多生產規劃問題的分析和解決都需要通過對數學規劃模型快捷準確地進行求解,,如果客觀變量函數的數學模型隻是線性客觀變量函數獨立變量的限製是線性方程或不等式,那麼這種數學規劃模型就是線性規劃模型。

而所建立線性數學規劃的模型主要可以用於分析和解決日常生活、生產經營過程中的關於人力資源產生的問題、金融投資和其他問題,特彆的這是最後還需要進行優化的一個關鍵問題。它仍然是一種重要的國際數學運籌理論基礎模型,是目前現代國際運籌學的一個基本的理論分支……”

隻見蘇小小打開PPT,各弟子身前緩緩升起一台台電腦,跟著蘇小小同頻操作起來。

由此可見,桃山的現代化不是浪得虛名,什麼都是最新款。

“首先,你們要知道什麼是線性模型,就像這樣……”蘇小小用青玉教鞭指著PPT上的公式耐心的講解著。

弟子們趕緊打開平板上的筆記蘇軟件敲敲打打,奮筆疾書,生怕錯過什麼。

“接下來是線性規劃模型的求解步驟。

第一步,先簡單地假設出影響決策的變量,建立一個目標約束函數;

第二步,找出影響決策的變量需要滿足的所有目標約束的條件;

第三步,求出決策變量目標約束函數的最優解。”

蘇小小講的滔滔不絕。

“師尊,能舉個例子嗎?”夏月按了一下提問按鈕,她有些不太明白。

“好,你們接著往下看……”

蘇小小用3D建模圖示為弟子們舉出具體的例子,通俗易懂,一看就會。

“師尊,我們懂了。”弟子們的眼神裡全是智慧的光芒,這建模還挺有意思的。

“知道了求解步驟,然後就是線性規劃模型的解決方法,這包括圖解法、單純形法和改進的單純形法……”

蘇小小在講台上滔滔不絕,整個人都散發著知識的光,特彆閃耀。

“青青,師尊不是說了麼,要咱們好好聽課,你為什麼一直盯著窗外看?”

一直跟著蘇小小思路的黃仁禮發現一向認真的青青把心給丟外麵去了。

“我在想白靈和天佑,他們兩個在人間過得還好嗎……”

“師尊說他們有了新的開始,彆太擔心了。”黃仁禮握了握青青的手以示安慰。

“青青,雲,好看嗎?”蘇小小突然停下講課,將青青叫了起來。

“不,不好看……”青青站立起來,弱弱的說道。

“其實,本座也在看天邊的那朵雲呢。不知為何,它突然下沉了一下。而後不一會兒嗖的一下就飛走了。”

蘇小小淡淡的說著她看到的,搞得弟子們一頭霧水,師尊這是做什麼?

“師尊……”青青低下頭,上課開小差,真的不對啊!

“行了,你坐下吧。”蘇小小說完便也不理會她了。

他們豈能知曉實情呢。

雲端上,正是無意騰雲飛過的清源真君。

他看過那兩個孩子後一晌貪歡,忙裡偷閒,故而並未帶彆人,隻是躺著一杯一杯的喝著那萬年佳釀,滿腦子想著當年三妹第一次學會騰雲時,她居然偷偷吃著的那片雲!

偏偏這片雲飄到了桃山,正趕上蘇小小講課,他饒有興致的進行“偷聽”。

“哈哈哈,小小居然給弟子們講這個,虧她想的出來!”

清源真君灌了一口酒,對於蘇小小稀奇古怪的想法早就見怪不怪了。

一節九十分鐘的通用課在弟子們的暈頭轉向裡結束了,有的臨走時還在阿巴阿巴,有的明顯毫無壓力。

待弟子們走後,教室裡“啪”的一聲輕響,蘇小小打了個響指,驅散了清源真君棲身的那片雲。

“二哥,堂堂戰神居然偷聽!”

“我可冇偷聽,神仙耳目極佳,這點距離自然不在話下。”

清源真君拎著酒壺現身,說實話,蘇小小課講的真不錯,他全都聽懂了。

“那二哥怎麼躲在了雲上了呢?”蘇小小收了電腦走下講台,笑語盈盈的看著清源真君。

“我去看了那兩個孩子,他們過得很好,而且日後他們還會和你有緣分。”

清源真君坐在教室前排的課桌上並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了蘇小小。

“打開相冊看看吧。”

蘇小小一聽自己徒弟的轉世過的很好,她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手機的相冊裡全是兩個孩子成長的一點一滴,看得蘇小小五味雜陳,希望他們這一世,能夠得償所願吧。

“行了,二哥得回去了,忘了告訴你,你今天的課我全都聽懂了,科學修仙,要加油啊!”

“肯定不給二哥丟臉!”蘇小小正了正領帶,有她出馬,自然非比尋常。

因為清源真君的一句誇獎,蘇小小信心倍增,之後的日子裡,從剛開始的每天一節通用課增加到每天三節,學得弟子們是眼冒金星。

他們快遭不住了!!!

話分兩頭,蒼瀾山的正殿中,九尾狐汝嫣坐立不安,一會兒來回踱步,一會兒走到門口張望天空,一會兒自言自語。

“姐姐,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晃盪了,把我晃得頭疼,而且你這樣子,傻不拉幾的,你平時美豔寒冷的形象哪兒去了。”

玉石琵琶精扶瑤在一旁的隨性的坐著,習慣性的扇著她那把常年不離手的羽毛扇。

從昨日開始,九尾狐汝嫣便一直如此這般,她實在是受不了了。

“從昨天到現在都這麼長時間了,神君怎麼還不出來啊來,可急死人了。”

九尾狐汝嫣似乎根本冇有聽進去玉石琵琶精扶瑤的話,自顧自的依舊在那晃來晃去的,時不時跑到門口,踮起腳尖,翹首期盼。

“姐姐,神君這麼厲害,不會有事的。”

雉雞精青鸞有些看不懂,怎麼姐姐會如此緊張呢。

“你以為神君這麼做是為了好玩嗎?與天爭命,空造仙途,可不是鬨著玩的,縱使是古神也得付出代價!”

“不會吧!”

一聽這話,玉石琵琶精扶瑤和雉雞精青鸞回神過來,一下子跑到雲遐神君閉關的石門麵前,麵露擔憂。

“姐姐,神君這是何必呢……”

“是啊,何必呢……”

不知過了多久,姐妹三人感覺到石門裡有了一絲真氣波動,便也是冇想,就飛奔了過去。

一入眼簾的就是潔白如玉的背影,熟悉又陌生的氣息。

“神君!”

千言萬語道不出,離彆惆悵幾回聞,隻是這樣的稱呼便夠了。

“神君!你成功了!”

隨之而來的是九尾狐汝嫣滿臉驚訝的杵在不遠處,她越過雲遐神君,徑直看向他的身後,然後輕聲呼喊著,生怕自己的聲音再大一些,就能讓那兩個“新生命”消失不見。

“嗯,成功了,下次她生辰,本君要送她一個驚喜。”

雲遐神君微微一笑,直叫天地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