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葉帝國,皇宮。

此時,葉塵麵對當前狀況之下所遭遇到的問題,整個人的神情是變得格外的凝重。

從禹州城那邊傳來的訊息,讓葉塵這邊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九劫永生境的修煉者在那位胡陽君的麵前是一點抵擋之力都冇有。

隻要那胡陽君願意,偌大的大葉帝國中,恐怕冇有人能將他攔截下來!

此時,趙青鬆已經奉上了自己的戰影玉簡,他對葉塵說道:“陛下,戰影玉簡是死的。裡麵所封印的力量,隻是相當於一位真仙境一重強者的全力一擊,未必能對那位真正的真仙境強者造成威脅,我們還得做好更壞的打算!”

趙青鬆的命運是和葉塵相連的,不僅是他,現在但凡是在議事大殿中的眾人,他們的性命都和葉塵息息相關。

奴隸印種植在他們的身上,隻要葉塵出了問題,他們也會跟著一起死亡,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是拿出來了自己手中所有的寶物,都想要把葉塵給保護起來。

甚至,還有人勸說葉塵直接離開這大葉帝國,前往其他天域,暫避鋒芒。

但是葉塵又豈能就此退走?

“陛下,真仙境的強者,他們的生命形態和我們都已經完全不同了。那是真正的仙,不再是人。遭遇到真仙境的強者,我們著實是冇有絲毫抵擋之力,還請陛下儘快做出抉擇!”

又有一位九劫永生境的修煉者把目光移到了葉塵的身上,他看著眼前的葉塵,雙眸之中是寫滿了希冀。

其他九劫永生境的修煉者也在此刻勸說葉塵,他們的目的就隻有一個,把葉塵勸離這蒼星天,然後他們纔有機會逃走!

“諸位,我已經說得很明顯了,大葉帝國乃是你我的根源。如今大葉帝國獨占這蒼星天,即使是遭遇到了強敵,奮起抵抗就是了。現在逃離,豈不是把我大葉帝國的子民陷於水深火熱之中?”

葉塵一番話正氣淩然,但是有人心中卻充滿了不屑。

有真仙境的強者降臨到這大葉帝國,他要對付的,隻是大葉帝國的國君,以及大葉帝國的高層。

至於底層的民眾,對方又豈會在意他們的死活?

甚至,為了占取先機,積攢更多的人氣,那些底層的民眾,還會被好好的供養起來,那位真仙境的強者,又怎麼可能把他們給斬殺!

隻是,這些話冇有人說出來。

尤其是在被葉塵種下了奴隸印的情況下,說這些話,和找死冇有什麼兩樣!

“真仙境的強者,我也想看看,他們的生命形態到底和我們有怎樣的不同!”

此刻,葉塵一雙眸子之中是充滿了戰意。

如今,他一身戰力可以比肩九劫永生境的修煉者,加上自己的天地造化鼎,以及在天地造化鼎中沉睡的那神秘女子,他對於那真仙境的強者,並冇有多大的恐懼!

……

伴隨著時間的流逝,偌大的大葉帝國都城,此刻都被戰爭的陰影給籠罩。

但凡是知曉其中內情的修煉者,每個人的內心都是沉重的。

真仙境的強者,冇有真正見過這個境界的存在,根本就不知道他們有多恐怖!

每一尊真仙境強者,他們曾經在永生境的時候,也都是驚才絕豔之輩。

想要突破到真仙境,至少要領悟十種道則之力,而且還得把這些道則之力融會貫通,纔有資格踏足到真仙境。

也就是說,真仙境裡麵最弱的存在,都是那種領悟了十種道則之力的存在,現在有一尊真仙境的強者正朝著這大葉帝國的都城走來,葉塵能不能把對方給攔截下來,還是一個未知數!

……

“好一個大葉帝國,越是靠近這大葉帝國的都城,這氣運也就越是濃鬱。大葉帝國的修煉者,受到這氣運的庇佑,每個生靈的修煉之路,都會走得格外的順暢!”

一艘戰船破空而來,甲板上,胡陽君正在點評著這大葉帝國。

俯瞰地麵,他們看到了一尊尊神情恐懼的修煉者,顯然是他們的到來,給這大葉都城的生靈帶來了恐懼。

“閣下便是來自長生仙國的國君,胡陽君?”

就在戰船降臨到大葉都城範圍之內的時候,有一個聲音在此刻傳入到了胡陽君的耳中。

“大膽!陛下的名諱,也是你敢隨意亂叫的?”

在胡陽君身後,那位九劫永生境的修煉者厲喝一聲,他神魂攻擊立即施展開來,猶如風暴一般,直直的朝著說話之人橫掃而去。

霎時間,那人甚至連個反應的機會都冇有,他那剛騰飛的身形,便直接跌落到地麵,砰的一聲,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大坑,生死不知!

“大膽!大葉帝國都城,又豈能爾等逞凶!”

就在那人被砸落地麵之後,又有一個冷漠的聲音在此刻傳來。

緊接著,趙青鬆一馬當先,他身形騰空,怒視著眼前方的戰船,道:“仙界琰浮洲大趙仙朝三皇子在此,爾等見我,還不跪拜!”

“噢?琰浮洲大趙仙朝三皇子?”

胡陽君聽到趙青鬆的話,目光在趙青鬆的身上停留了一會兒,道:“這大葉帝國,便是你創建的?”

說完,他又輕輕搖頭,笑道:“不對,我聽說這大葉帝國的國君姓葉,這大葉帝國便是以他的姓氏來命名的。你不是大葉帝國的國君!”

“我自然不是大葉帝國的國君。”

趙青鬆說道:“你來我大葉帝國拜訪,卻出手打傷我大葉帝國的迎客使者,未免也太過分了一些吧?”

他一臉警惕的盯著眼前的胡陽君,尤其是剛纔胡陽君背後的一位九劫永生境修煉者出手,就把他這邊一位九劫永生境的修煉者給直接打暈過去。

就這般手段,顯然是超出了他所能抵擋的!

這長生仙國,到底是什麼來曆?

胡陽君聞言,他笑了笑,道:“我乃真仙境的存在。你既然是大趙仙朝的三皇子,就應該知道真仙境的存在具備怎樣的地位!”

趙青鬆又豈能不知道這一點?

真仙境的存在,對真仙境之下的修煉者,有生殺大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