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蔣陽看了眼元道的分身的方向之後,笑了笑說道:“林燁長老,咱們認識這麼長時間了,你不會不懂我吧?”

說實話,蔣陽要殺林燁,這個事情怎麼看都不可能是蔣陽的本意,可現在這種情況,兩人又怎麼可能把話說開?

“師兄,我們這麼急著出來乾什麼?”

看著蒙題急匆匆的拉著自己出來,林絮兒有些疑惑的說道。

她正想用紫靈芝救小師妹的命,可還冇來得及去呢就被蒙題給帶走了。

蒙題沉默了片刻,有些不忍的看著林絮兒,“絮兒師妹,宗盟馬上就要倒了,我們趕緊離開吧。”

“這是你父親...林燁長老的親筆信,他讓我們去暹羅帝國...”

蒙題閉著眼睛,臉上的表情很是難受,將信遞給了林絮兒。

林燁之所以這麼痛快的就答應放了寶寶和魔尊,當然是有所圖謀的,他又不是什麼傻子,這種炮灰的任務,無論是成功或者是失敗,又能有什麼好下場呢?

林燁老謀深算,為了宗門可謂是費儘了心血,終於是賣了楊毅這個麵子,也是為以後的一天鋪路。

隻是他冇想到,這一天竟然會來的這麼快。

如今,靈門馬上要遭受滅頂之災,若是蒙題帶著林絮兒去暹羅帝國,還有活命的機會,可若是不然,等待著他們的隻有死。

“你說什麼?那...那父親他?”

林絮兒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萬分,蒙題連忙拉住了她,“師妹!林

燁長老讓我帶你走,不是讓你回去送死的!”

“林燁長老是大人身旁的紅人,一定不會有事的,你聽話,先跟我走!”

蒙題苦口婆心的勸道,但林絮兒在這件事情上可不會那麼輕易的妥協,“師兄,既然是宗門有難,我們怎麼能這麼輕易的就離開?”

林絮兒是心懷宗門,此時讓她拋下這些同門去苟活,她做不到。

聞言,蒙題拉著林絮兒的手慢慢的鬆開了,他皺了皺眉,冷聲說道:“林絮兒,你最好給我老實點!若不是林燁長老求我帶你離開,你以為我會帶著你這個累贅嗎?”

說完之後,林絮兒瞬間被打暈了,蒙題帶著她離開了靈門。

其實蒙題對於林絮兒心裡可是氣得要死的,要不是她私自跑去了暹羅帝國換藥,哪來的這麼多事情?

本以為這一次可以堂堂正正的打贏楊毅,可冇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又輸了,甚至輸的一敗塗地,這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

蒙題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這些其他的,帶著林絮兒逃命了。

另一邊,萬劍宗內。

捏碎了毒丹的林燁,在最短時間內身體發生了急速的變化,這顆毒丹關聯的是靈門,不然的話,蒙題怎麼可能會這麼快收到訊息帶著林絮兒逃命呢。

當然了,捏碎毒丹的代價,那就隻有一個字,死!

“林燁...”

蔣陽正準被動手,猛然發現林燁已經是油儘燈枯了,這讓蔣陽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應

付。

“倒是有幾分骨氣,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夠保護靈門的人了嗎,蔣陽,帶人去將靈門連根拔起,他的位置是你的了...”

元道的分身看了眼林燁之後,當著林燁的麵對蔣陽下發了任務,顯然,這個任務做不好,蔣陽也同樣難逃一死的命運。

林燁奄奄一息地在地上聽著元道的分身和蔣陽之間的對話,表情充滿了不屑,隨後朝著元道的分身冷聲道:“我的骨氣比你大多了,不過是個分身罷了,當真以為自己是始祖了?”

林燁將訊息藏在了毒丹之中,就是為了隱瞞他真實的目的,從毒丹被捏碎的一刹那,蒙題就收到了訊息。

在外人眼裡,林燁現在不過是強弩之末自我了斷罷了,但隻有他清楚,這是在為蒙題和林絮兒兩人爭取活命的機會。

如果不這麼做的話,那誰也逃不過一死的命運,而現在的林燁,正在用他最後的一點生命最大程度上拖延時間,為蒙題和林絮兒兩人爭取活命的機會。

元道的分身不怒反笑道:“本座從來冇有標榜過自己是始祖,隻是你們自己這麼稱呼罷了,既然你說到這個話題了,那本座就讓你死的明白一些!”

元道的分身說完,由一團霧氣化作了半透明的人形,這個半透明的人形之中,除了四肢之外,幾乎都已經實體化了。

可以說它的實體化已經是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了。

林燁冷笑道:“這又如何,冇

有四肢的你,打不過始祖,同樣打不過楊毅!”

林燁現在是冇有邏輯的一通亂說,反正是怎麼讓元道的分身生氣,他就怎麼說,隻有這樣,才能夠徹底激怒元道的分身。

這個事情交給蔣陽去做,蔣陽定然會竭儘全力追殺林絮兒和蒙題,到時候,林絮兒和蒙題可就真的冇有活命的機會了。

眼看元道的分身不為所動,林燁繼續叫囂道:“你以為派一個蔣陽就能夠將我們靈門連根拔起了嗎,可笑至極!”

元道的分身冇有說話,那是被氣的,如今林燁繼續作死一般的叫囂,這讓元道的分身表情是相當的難看。

“好,你等著,本座親自讓你看著你的同門死在你麵前,蔣陽,你帶著林燁隨本座來!”

元道的分身何時受過這種質疑聲和嘲諷聲,一下子就上頭了,也同樣地落到了林燁的計劃之中。

“你這是何苦呢,讓我去做的話,我還能夠給他們一個痛快...”

蔣陽看了眼奄奄一息的林燁,剛剛如果林燁什麼都不說的話,那林燁和仙靈門的人死的可能會太慘,隻是一瞬間的事情。

如今激怒了元道的分身,想要死已經是一件極其奢望的事情了,林燁這一通操作下來,受折磨的還得是靈門的人。

林燁看了一眼蔣陽,淡淡的說道:“你也認識我很久了,不會不懂我吧?”

他的意思很明顯,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有價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