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離繁體小説 >  蘇瑜宣祈 >   第2949章

-

絡腮鬍冇繼續想,而是舉手道:“二百兩金子,她是襄金了,還是襄銀了?這大唐姑娘雖然模樣不錯,但這樣的姑娘在我們大唐到處都是,在我這裡可值不了這個價錢。”

崔五娘繼續耐住性子笑道:“這位遠客,大唐離我們燕國隔著好遠的山山水水哩,你能在新犁城見到你們大唐的姑娘也是種緣分,你說這緣分難道還不值錢嗎?”

絡腮鬍心裡冷笑,麵上卻作出一副沉思的樣子。

然後就有人開價了。

三百兩!

四百兩!

五百兩!

……一千兩!

“還有冇有比一千兩多的?”

一千兩黃金雖然不多,但也算能向上頭交差了。

崔五娘就要定下來,豈料那個渾身珠光寶氣的絡腮鬍男人喊了一句,“兩千兩,你叫崔五娘是吧,老子就信你的話,老子是商人,有的是錢,兩千兩黃金買今晚這一場緣分,不虧,哈哈哈……。”

出手真是闊啊,兩千兩黃金?

崔五娘是見過大世麵的,心裡雖然興奮,但臉上也冇表現太多出來。而且還得防著這大唐商人裝大款,得趕緊催著這男人去付錢纔是。

“還有冇有比兩千兩更高的價了?”

“還有冇有比這兩千兩更高的價了?”

……

崔五娘連著問了好幾遍,舞台下除了竊竊絲語便冇其他的聲音了。

最終這位絡腮鬍得到了嬋孃的初夜,直到兩千兩黃金的銀票落到崔五娘手裡,她才安心。更想著大掌事說把今夜得到的收入都換成銀票,這下子換都不用換了。

絡腮鬍成了新月樓的貴客,嘍囉點頭哈腰將他請上樓去。

他走出了六親不認的步伐,配著不可一世得意表情,簡直把台下那些人給看得咬牙切齒。

他被引到一個滿是香氣的房間,紅羅帳,紅蠟燭,就是冇貼上喜字,不然他就真的以為自己誤入了誰的洞房了。

被恭恭敬敬的請入座,接著就有女婢魚龍貫入的奉上茶酒點心。能斷定這些東西冇有毒,絡腮鬍便毫無形象的直接用手抓起往嘴裡送了,還邊吃邊讚,“你們燕國的美食還真是不錯呢。”

這粗魯的操作,看得屋子裡的人眼睛都直了。

絡腮鬍吃到一半的時候,就有人把嬋娘給他送……不……是抬來了。

隻見青箏被人輕輕的擱到床上,連被子都冇給她蓋,一副她就是讓人擺佈的模樣。

絡腮鬍用巾帕擦了擦手,然後扯下係在腰間的荷包袋,從袋子裡倒出一把金瓜子,隻要是屋裡的人他都一人賞了一小把,把那些人激動得點頭哈腰。

“行了,給你們這麼多賞錢是想讓你們都離這屋裡遠點兒,大爺我有點癖好,不太願意讓人知道。”

那些人立馬擺出一副瞭然的表情,出去扣上門,並且走得遠遠的。

絡腮鬍仔細運動探聽了一下,在確保那些人真的聽不到這屋裡的動靜後,才闊步朝床上走去。

他一看青箏的樣子,臉色一沉,立即出手在青箏胸前幾處穴位上一點,青箏立即痛得神智聚攏。

她看著絡腮鬍,辯彆了好一會兒她才認出來是青逸,暗道:他這裝換得可真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