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深呼吸了一下,“那就再給你一個時辰,若是再想不到辦法,你知道什麼後果。”溫月燁被帶到了一個獨立的房間中,他一看這個房間四麵封閉,隻有頭頂有一個天窗,他當時就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你們這是將我當成了犯人不成,我是來給溫公子解毒的不是你們抓的犯人。”鳳傾華將門關上,眼光淩利地望著他,“你做了什麼事情自己心裡清楚,你以為自己還有其他路可以走嗎?現在溫白還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你們尚有一線迴轉的餘地,他若是知道了,不說溫公子會如何對待你們,就是清遠將軍若是知道了誰是真正的凶手,他會容你們好好地活著嗎?”溫月燁眼光怪異地望著她,“你都知道些什麼?你到底什麼意思?”他心中那個不好的預感一點點浮現出來,鳳傾華她果然什麼都知道,那自己豈不是左右都是一個死?他仰起頭看著她,嘴角微勾冷漠又挑釁地看著她,“你現在說什麼都可以,反正你手裡也冇證據,救不救他全在我的一念之間。”他這是撕破臉了,不過這也不奇怪,他就是一個怪異陰森心理變態的人,做出什麼事情來都不奇怪。鳳傾華握緊自己的拳頭,“你現在是不是很得意,我知道你也不怕死,但你從流放那時起就開始籌謀的事情,到今天為止功虧一潰,你會甘心嗎?”“你不會,你還在垂死掙紮,但是你彆忘了你的命現在掌握在誰的手中,救不救人在你的一念之間,但你們三個人的命呢,還有,當時你派來下毒的那個人,他現在在哪裡你也不清楚,要不要我讓人將他帶上來,他是你的徒弟,這樣的人證你還有抵賴的必要嗎?”溫月燁頓時臉色灰了下來,原來他手中的底牌早就冇有了,他現在想要活下去唯一的辦法隻有拿出解藥。他眼裡的光開始渙散,一切都失卻了光彩,瞬間他怪笑了一聲,仰天大笑起來,笑得歇斯底裡笑淚都出來了。“很好,那你想怎麼樣,殺了我呀,反正我總是要死的,不如一起毀滅吧。”鳳傾華見他發瘋一點也不著急,坐在他對麵微笑平靜地看著他,“你的生死其實一點也不重要,因為解藥我已經拿到了,你自己想好死後怎麼麵對你們溫家的列祖列宗吧。”誰在臨死的時侯會真正的視死如歸,求生是本能,哪怕隻是一天一個時辰一刻鐘,溫月燁他也不例外,他睜大了眼睛看著鳳傾華,“你胡說,你不可能拿到解藥,那麼重要的東西我怎麼可能隨身攜帶,隻有我知道解藥在什麼地方,隻要我一死溫白他就也活不了了。”一直在外偷聽的玉妃一下子精神失控,她猛然想破門而入,“畜生,我要進去殺了他,他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她被守在外麵的侍衛馬上攔住,將她架到了一邊,“你不能進去。”鳳傾華聽到外麵的動靜,她知道時間不多了,馬上從兜裡拿出那個瓷瓶,“你彆忘了我也是大夫,對於毒的研究不比你少,任何一種解藥在我這裡都不神秘。”她舉起那個瓷瓶在他眼前晃了一下,“你身上所有的藥都冇有了,我挑中了這一瓶,你不用這樣看著我,我彆的本事都稀鬆平常唯獨這點醫術還能拿得出手。”溫月燁當時就覺得頭頂被雷擊了一般,他緩緩伸手去摸自己的袖口,但一瞬間他的臉色就大變,他的解藥明明還在,她手中的並不是,因為解藥隻有他這身上的獨一份。就在他疑惑之間,鳳傾華說時遲那時快,寒光一閃匕首已經逼住了他的咽喉,“彆動。”“來人,將他帶下去。”門外的侍衛聽到命令一起湧進來,鳳傾華反手一推將他推了出去,溫月華就覺渾身無力,他本身就中了毒,這次又被鳳傾華點了穴道,更是一點反抗力也冇有。“將他袖子裡的解藥取出來,然後將他們三個人一起押入大牢。”侍衛手腳麻利地將他綁了起來,並在他袖口中取出了那瓶解藥。溫月燁眥目欲裂,但他連罵人的力氣也冇有,隻是他眼裡的光陰森怨毒像是要將人撕碎一般。鳳傾華看著侍衛將他帶了下去,她手中拿著那瓶解藥,露出欣慰的笑容來,此時玉妃才緩過神來,她看到侍衛將溫月燁帶走,心中像是碎了一般,她想去攔還是頓住了腳步一轉身來見鳳傾華。她那雙盈盈欲滴的眼中蓄著淚,整個人似梨花帶雨一般,上來拉住了鳳傾華的衣袖,“鳳夫人,怎麼樣了,他為什麼被帶走了,那溫白怎麼辦?”“你不用擔心,我已經拿到解藥了。”玉妃的眼淚還冇有乾馬上就露出了笑容,“真的嗎?鳳夫人這是真的?”“當然是真的,你看這是什麼。”她舉著藥瓶讓她看了一下,“他不過是想拖延時間而已。”鳳傾華和玉妃一起到了溫白的房中,她已經看過瞭解藥,確定不會有錯,“玉妃,你來幫他將解藥服下去,半個時辰之後他就會醒來。”戰北霄將皇宮裡的事情都一一安排好之後,他就趕往後山檢視情況,他到的時侯清遠將軍正在外麵焦急地來回走,一看到戰北霄過來就迎了上去。戰北霄向裡麵看了一眼,門是關著的,也冇有聲音傳出來,“清遠將軍,怎麼樣了,溫月燁有冇有辦法解毒?”“溫月燁已經被押入大牢之中,鳳夫人已經拿到瞭解藥,她說半個時辰之後就會醒的,現在差不多快了。”戰北霄眉頭皺了起來,有點驚訝,“這麼說來溫月燁已經招認了他下毒的事情?”清遠將軍一直也在懷疑這件事情,還冇有機會問鳳傾華到底是怎麼回事,“大概是這樣的,我還冇有找到機會詳細詢問,解毒要緊。”兩人不懂醫術也不好貿然進去詢問,怕打擾到他們,就一起在外麵等待。溫白睜開眼睛時就感覺強烈的日光照在他臉上,他想用手去擋卻發現自己渾身無力,根本連手也抬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