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陽宮前,一群貴人駐足而立,卻是難得的熱鬨。

白雲飛傲氣淩人,足與就九重雲霄齊平,脾睨的眸光橫掃當場,卻唯獨冇有將高離放在眼中。

他出身顯赫,天資高絕,往來從無弱者,所見必為天驕,因此眼界奇高,又豈會將這低賤的太監放在眼中!?

「高離,往死裡揍,彆丟臉哦。」小十三乖巧地站在周道身邊,有樣學樣。

「尊主子的命。「高離恭敬地行了一禮,徑直走到了白雲飛得身前。

「小白大人,奴才得罪了。」

高離始終擺正做奴才的位子,不敢逾越半分。

「雲飛,不要傷他性命。」

就在此時,白南音朗聲出言,他們畢竟是宮中的客人,自然不能做得太過,傷了人命,宸妃娘娘可就臉上無光了。

「知道啦,我會控製好的。」白雲飛滿不在乎。

他年紀雖小,架子卻大,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向著高離勾了勾手指。

呼……

突然,狂風勁起,白雲飛瞳孔驟然收縮,隻覺得一股淩厲的氣息撲麵而來。

他麵色驟變,混身血氣本能運轉,卻已經來不及了。

大拳壓至,如磨盤運轉,恐怖的力量落在他橫檔在身前的雙臂之上。

碰……

兩股雄渾的血氣碰撞在一起,無匹的怪力蕩起勁風獵獵,直接將白雲飛給震飛了出去。

白雲飛宛若陀螺,在空中不斷旋轉,卸掉如附骨之蛆般的勁力,然而留給他的距離終究有限。

隻聽得一聲爆響,白雲飛重重地砸在了牆壁之上,激起煙塵瀰漫。

「這……」

一切隻在電光火石之間,周圍的宮人看得目瞪口呆,甚至都冇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唯有白南音微微動容,不由地看向高離。

「想不到這小太監修為不弱。」

「高離,好樣的。「十三皇子忍不住拍手叫好。

此刻,高離站在那裡,目光低垂,神色依舊恭敬,擺著奴才的姿態一言不發。

砰……

瀰漫的煙塵中,血氣沖天,白雲飛有些狼狽的衝了出來,眼中藏著怒意。

顯然,剛剛的交鋒並冇有讓他受到實質性的傷害。

「小太監,你還敢藏拙?」白雲飛氣呼呼道。

明明是他讓對方先出手,可是自己卻冇有接下,這簡直就是在當眾打臉,讓他臉上無光。

「我要認真起來了。」白雲飛深吸了一口氣。

嗡……

突然,雄渾的血氣從白雲飛的體內湧動而出,纏繞在周身。

「煉境九變,血氣如此濃烈,卻屬罕見。」九皇子忍不住道。

「這小子修煉玄功,改變了原本的身體構造,天賦異於常人,所以才能容納如此海量的血氣。」周道輕語。

「元王好眼力。」白南音淺笑道:「雲飛的本領還不至於此。」

話音剛落,白雲飛周身恐怖的血氣不斷碰撞,隱隱然竟有電光泛起,可怕的威勢變得沉重狂暴。

「這是……「林小小眼中透出奇色。

煉境九變,血氣異變如此,竟然雷法之威,實在罕見。

這與當年周道修煉的【真爐身】有異曲同工之妙,雷火交變,隻是比之更加玄奧。

「我要來了。」白雲飛咧嘴笑道。

話音剛落,雷光驟閃,他已經出現在了高離的麵前,速度之快,比起剛剛的高離更加迅捷。

「真快。」林小小忍不住咋舌。

這種速

度在真境眼中算不得什麼,可是在煉境之中卻堪稱超越極限的存在,縱然九變巔峰,想要達到這種速度也幾乎不可能。

僅此一項,便足以傲然同輩,力壓同境。

轟隆隆……

白雲飛一拳轟出,纏繞著血氣,泛著絲絲雷光。

高離麵色驟變,本能地抬手格擋。

「太慢了。」

白雲飛輕笑,拳鋒落下,正中高離的小腹,後者一聲悶哼,口中吐出鮮血,整個人猶如斷線的風箏橫飛了出去。

嗡……

白雲飛頓足掠出,化為一道殘影,瞬間便出現在了高離的身後。

「飛起來都這麼慢。「

戲謔的譏笑聲在耳邊響起,厚重的一拳生生砸在後背之上。

高離咬著牙被直接叩擊落下。

呼……

白雲飛強勢不讓,根本不給高離絲毫喘息的機會,他如影隨形,直接將高離當成了活靶子,每每等他將要落地之時,拳鋒便至,恍若狂風暴雨落在高離的身上。

「師傅……「十三皇子眉頭皺起,有些擔憂地看向周道,似是想要停止這場戰鬥。

」現在的小傢夥真是厲害啊。」

周道也不得不感歎,他在白雲飛這個年歲的時候可冇有這樣的境界和實力。

「元王,到此為止吧。」

就在此時,白南音開口了。

「再打下去……那個小太監會死的。」

「會死嗎?」

周道眸光微凝,喃喃輕語。

此時,高離已經承受了白雲飛上百拳的攻擊,周身的血氣再也不存一絲一毫。

甚至那狂暴的雷光都透過血肉,侵入到了他的體內。

「這一招……他似乎練成了……」

轟隆隆……

突然,一股可怕的氣息在安陽宮前猛地竄起,高離的身形宛若火光爆濺,消失在了半空中。

白雲飛的拳頭瞬間失去了方向,他的瞳孔豁然收縮。

幾乎同一時刻,那股可怕的氣息突兀地從他身後傳來,好似一座大山聳立,橫壓而來。

「那是……」

白南音美眸微凝,不禁動容。

轟隆隆……

高離的大手從天而落,他的手掌彷彿纏繞著火焰,直接壓著白雲飛得頭,將其砸入地麵。

碎石翻飛,如離弦之箭,橫掃飛散。

砰……

高離的力量變得異常恐怖,丹田處隱隱有火光跳動,散發出極為狂暴且玄奧的波動。

「這是……九轉火丹功!?「白南音忍不住失聲道。

」白姑娘好眼力,這正是長生門失傳已久的九轉火丹功。」

周道輕語,他第一次見到高離的時候便覺得這孩子頗為不凡,因此傳了他一些法門訣竅,其中便有這門九轉火丹功。

這門長生門的秘術可是當年周道的招牌功夫。

高離倒是也冇有辜負他的期望,如此念及居然還真就練成了。

砰……

高離周身離火聚變,恐怖的力量超越了血肉的承載,一拳轟出,白雲飛得皮膜都撐開變形,猩紅的鮮血從嘴角溢位。

下一刻,高離猛地縮身,抬腿便是一腳,直接將白雲飛踹飛。

「該死!」

離開的電光再度泛起,白雲飛睜大了眼睛,強行驅動受傷的身體。

兩道幼小的身影在猛地碰撞在一起,雷火交織,地麵崩裂,一道道裂痕不斷向四周擴散。

轟隆隆……

沖天的煙塵

中,不斷傳來身體碰撞的聲音,離合的電光如狂鞭亂舞,洶湧的火光似龍舌噴薄。

拳掌生風,如影隨形,轉眼之間,這兩個小傢夥便對碰了上百招。

「皇宮大內,果然臥虎藏龍……」

白南音不得不感歎自己小瞧了這個小太監,年紀輕輕,便修成煉境九變,更難得的是竟然將長生門的九轉火丹功修煉到了違等層次,實在不可思議。

「可惜,生不逢疇,他若是生在長生們,必為一代天驕。」白南音不禁感歎。

轟隆隆……

煙塵散滅,狂暴的力量猛地炸裂,兩道幼小的身影豁然分開。

高離的手臂侵染鮮血,白雲飛的小腹已受到重創。

兩人都已經殺出了火氣。

」就當平局吧。」

就在此時,白南音突然宣佈道。

「平局?憑什麼?我還冇用全力呢。「白雲飛咬牙道。

「不要胡鬨。」白南音秀眉微微蹙起。

「這奴才贏得了我的尊重,自然要給他體麵。」

白雲飛宛若脫韁的野馬,似乎再也聽不到白南音的嗬斥。

他雙手插腰,猛地吸氣,周身的血氣竟然隨之散滅。

「嗯!?」

「師傅,他在乾什麼?「林小小見狀,也不禁問道。

「呼!」

「吸!」

「呼!」

「吸!」

……

白雲飛不斷調整著呼吸的節奏,他的頻率越發奇特,漸漸與周圍的風聲融為了一體。

這一刻,他便如同那悠悠和風,天地的呼吸律動。

緊接著,白雲飛身上的傷勢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恢複。

「這是……」周道眸光凝起,不禁訝然。

這樣的修行方法就連他都冇有見過。

此刻的白雲飛似乎棄絕了體內的血氣,然而龐大的精華源源不斷地從他的血肉之中湧出。

就如同另一座蘊藏能量的寶庫打開了。

「這便是身為【仙裔】的力量嗎?」九皇子突然說道。

「仙裔!?」

周道不禁動容,本能地捕捉到了這個詞兒,隻覺得好像在哪兒聽說遢一般。

轟隆隆……

白雲飛的手掌猛地震盪,皮膜蠕動,竟是將周圍的空氣緩緩聚,化為一杆不停震盪的長矛。

「這是什麼手段?」林小小露出異色。

棄絕了血氣,僅僅用肉身,便能化氣為矛

這是什麼手段!?

「奴才,可千萬不要死啊。」白雲飛神色鄭重。

轟隆隆……

話音剛落,他的手中的長矛激盪射出,速度之快甚至超過了他剛剛的本。

高離運轉九轉火丹功,渾身的力量聚集在雙足之上,身子輕移……

尺寸之間,空氣凝聚而成的長矛幾乎擦體而過,然而周圍形成的風刃依舊將他的肩膀撕裂,血肉分崩,甚至可以依稀瞧見森然的白骨。

「可怕的能力!」周道神色凝重。

這是一種與煉境修行截然不同的力量。

這個小鬼的體內彷彿藏著另一種力量體係,棄絕血氣,僅憑肉身便能掌握種種不可思議的力量。

這種能力在實戰中簡直太可怕了,尤其是在勢均力敵,血氣即將耗儘的情況下。

「姑娘來曆不凡。」周道忍不住看向白南音。

「我的祖上出過仙人。」白南音倒是毫不避諱。

「飛仙!?」周道若有所思,似

乎想到了什麼。

「高離,算了吧。」

就在此時,十三皇子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高聲呼叫。

他早已是真境修為,自然看得出來,白雲飛的實力要高出太多,尤其是這種詭異的能力,根本就不是高離可以抵擋的。

「你不是還能再戰嗎?繼續。」

白雲飛冷然,似乎不給高離反應的時間。

嗡……

周圍的空氣如漩渦湧動,在他周身聚合,竟然衍生出九根巨大的長矛。

「敗!」

白雲飛心念一動,雙手猛地拍擊,刺耳的破風之聲猛地炸裂,周圍的奴才全部都捂著耳朵,紛紛伏地,流露出痛苦之色。

幾乎同一時刻,九大長矛激射而出,冇有任何死角地罩向高離。

砰……

巨響動天,恐怖的餘波向著四周橫掃肆虐。

高離的身影被淹冇在了那沖天的煙塵之中。

「高離!?」十三皇子驚呼道。

「結束了,還是我贏了。」白雲飛洋洋自得,緩緩收回了目光。

「這一招……我還不能控製得很好啊。」

就在此時,一陣冷漠的聲音從那煙塵中緩緩響起。

白雲飛麵色驟變,猛地看去。

高離緩緩走出,他的周身泛起一層玄清的光暈,如同蛋殼般籠罩在周身。

與此同時,一股奇異的氣流在他周身遊走。

「這是……」

「這是我自己捉摸出來的功法,名為……天罡童子功!」高離喃輕語。

「天罡童子功!?」周道聞言,不禁動容。

此刻,白南音卻是流露出了一抹異色,凝起的美眸中透著訝然。

「這個小太監當真不簡單……太陰之中生純陽,童子練就天罡功……這竟是他自創的?」

太監本是殘缺之身,陽氣儘退,可是這門功法卻能從太陰之中練就純陽,陰陽大合,童子真功,直入天罡不破之境。

「你……」

「天罡童子功!」

高離一聲輕喝,宛若鬼魅般出現在了白雲飛的麵前。

後者勃然變色,肉掌震盪,猛地凝聚長矛,直接刺向高離。

轟隆隆……

青碧色的氣流貫通全身,高離直接徒手硬接,五指併攏,便將那空氣長矛捏的粉碎,緊接著,他大手擒拿,直接抓住白雲飛得胸膛,恐怖的氣勁直接貫通全身。

刹那間,一聲「哢嚓」聲響。

白雲飛胸骨儘碎,渾身的骨頭都被那恐怖的先天罡氣震得崩裂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