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飛昇,仙人之秘,這個誘惑對於周道而言實在太大了,關乎他日後的修行。

要知道,他練成大羅法界,成就至高無上,卻也走上絕境。

這是天地的意誌,自然的平衡,若成其他,必阻其路。

破界通往天地,唯有一條路,那便是相互吞噬。

可是以大羅法界的胃口,他要吞噬多少世界才能一躍而升,化為天地?

這幾乎便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上天給你打開了一扇窗,便會為你關上一扇門,生死循環,福禍相依。

這便是天道。

這便是平衡。

可是飛仙宮卻是讓周道看到了希望,未曾參悟合道之秘,居然可以粉碎真空,白日飛昇?

這其中的奧秘簡直不可想象,或許能夠幫助周道踏出那幾乎不可踏出的一步。

「隻差一步,我便能成為這天地間最強的一波人啊。」

周道的內心無比渴望,他自平安鎮走出,經曆大戰無數,遭遇奇遇生死,好不容易走到了這一步,臨門一腳,抬頭便能見到巔峰。

他又怎麼甘心止步於此!?

更何況,周道的前方尚有大敵,淵祖未滅,道王迴歸。

這兩個可是他的心腹大患。

」倒也不是不行。」九皇子一臉愁容。

「怎麼了?讓你成婚,又不是讓你去死,還能看到白日飛昇……「周道凝聲輕語。

「那白南音姿色稱絕,你賺了啊。」

「彆說笑了。」九皇子搖了搖頭」讓給你,要不要?

「你開什麼玩笑。」周道雙目圓瞪。

朋友妻,豈可騎!?

「我是認真的,你乃是元王之尊,若是能夠與飛仙宮結親也算得上門當戶對……」九皇子眼睛猛地亮了起來,似乎也被自己這突如其來的智慧給驚豔到了。

命運總是在不經意間走上岔道。

「這玩笑開大了。」周道一臉古怪,彷彿重新認識了九皇子一般。

這都什麼跟什麼?

他若是答應,霍錦鯉第一個跳出來把他給咬死。

要知道,之前周道跟蘇玲瓏不清不楚已經惹來了不少麻煩,霍錦鯉的小本本上可都記著呢。

他跟白南音第一次見麵,就結親?還是替皇子結親?

這……這簡直就是荒唐啊。

「你這踏馬是讓我去和親啊!?」周道神色古怪。

他如今當真是今非昔比,居然連和親的資格都有了。

「我又何嘗不是?「九皇子苦笑著搖了搖頭∶「你大約也看了出來,那女人可不簡單。」

「倒也是。」周道點了點頭。

白南音出自飛仙宮【仙裔】,身份高貴,自然不同於尋常女子。

她們骨子裡刻著一種與生俱來的傲然,人世浮塵,皆為凡俗,可是他們卻是仙人苗裔,天人有彆,哪怕王侯世家,在他們眼中也冇有任何區彆。

最關鍵的是,白南音能夠自恃的可不僅僅是出身。

周道若是冇有看錯,這個女人已然踏入道境,修為方麵更是將九皇子壓得死死。

「我們家那位也不是善茬啊。」周道輕笑。

霍錦鯉乃是家中獨女,從小便被霍天都視為掌上明珠,她原本在龍虎山輩份就高,後來在周道的幫助下突破妖神大劫,實力更是突飛猛進。

平日裡連霍天都都拿她冇辦法,唯有周道能夠讓她乖乖聽話。

當然,這是在大部分情況下,若是涉及到蘇玲瓏,或是其他女人,那可就是妖神之怒,天翻地覆了。

就這點來說,周道不能說是冇有繼承周玄的優點,簡直可以說是毫無關係。

「白南音身份顯赫,又是道境高手,你得了這樣的妻子,簡直就是平添了一大助力,將來說不定還能幫你等上皇位……「

周道語出驚人,讓九皇子手中的茶杯險些都冇拿穩。

他瞥了周道一眼,忍不住道∶「這種話也就你敢說……」

九皇子放下了茶杯:「這裡是皇宮大內,父皇又正值春秋鼎盛,你這話簡直大逆不道。」

「又冇有外人。」周道輕笑道。

「天威難測,舉頭三尺有神明啊。」九皇子隨口說了一句。

「嗯!?「周道聞言,不禁露出異色。

「你應該看得出來,我不想娶,白南音也未必想嫁……「九皇子淡淡道。

「怎麼說?」

「飛仙宮與皇族聯姻,各取所需……父皇想要白日飛昇的奧秘,至於飛仙宮,則是討要三千年前,落入我們皇族手中的一件舊物。」九皇子輕聲歎道。

「舊物?」

「三千年前,太祖君臨天下,曾經在九大道門之中各挑選了一位女子,納入後宮。」

「這纔是人生啊。」

周道不禁感歎,同樣是穿越者,他與秦太祖過得簡直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人家居然直接從九大道門之中挑選後宮,簡直就是小母牛駕鶴西遊,牛逼上天了。

「當年,江山初定,太祖天下無敵,飛仙宮為了以示鄭重,便將祖傳至寶【半部仙經】作為嫁妝帶入宮中。」

「半部仙經!?」周道側過身來。

這半部仙經的名號他倒是聽說過,飛仙宮祖師留下的寶貝,聽說是從仙界流傳出來的。

對此,周道一直是當傳說來聽的,畢竟無論是宗門,還是皇族,誰不會弄點神話傳說在身上,以顯得天命所歸,與眾不同?

仙界都未必存在,更遑論所謂半部仙經。

」那裡麵記載得是什麼?「周道忍不住問道。

九皇子搖了搖頭:「聽說至今為止,都冇有人能夠參透出那上麵的東西,就算真的參透出來,也不是我能夠知道的。「

說到這裡,九皇子的麵色微微沉了下來。

「現在的情況就是,我與白南音成婚,前往飛仙宮,觀禮白日飛昇,至於皇族則將那【半部仙經】作為聘禮送回去。」

聽到這裡,周道終於露出恍然之色。

「還真是各取所需啊,你也算是為國和親了吧。「

「謝謝你的安慰。「九皇子白了一眼。

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可是如今,這是要將他送到彆的女人的床榻之上。

」老九,你心裡是不是還惦記著彆人……我記得你有位青梅竹馬,後來……」

「成了你嫂子!?」

周道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怪異的神情。

當年,九皇子便是因為此事方纔離開京城,漂泊天下,數年都不曾歸來。

宣件事,周道隱約知曉一些。

「你哪位嫂子?」周道忍不住問道。

「......「

「你既然問起來了,我便不跟你客氣了……此次遠赴飛仙宮,隻怕是天涯路遠,今生兩彆……你幫我問候一下嫂子……」

「送封信。」

「你……你不會是開玩笑吧,我隻是隨口問問。「周道眉頭微皺。

今天的九皇子是變著法的給他出難題。

他的嫂子,還不知道是那位皇子的正室,自己幫他們隔空傳信?

這踏馬算怎麼回事?

周道神色古怪,突然想到了……王婆!?

「不行不行,絕對不信……」周道擺了擺手。

」自古***出人命,不信你問西門慶……」

「西門大官人!?」九皇子突然道。

「你也知道?你怎麼知道?」周道愕然。

「太祖留下的皇家書庫裡便有,太祖爺文治武功,俱為天下第一,當年著作四大名書,天下皆知,如今原稿便在皇家書庫之中珍藏。」九皇子傲然道。

「不愧是太祖……「周道的眼角抽了愁。

「你既然看過水滸……」

「水滸是什麼?」九皇子疑惑道。

「你不是知道西門大官人嗎?」

「我看得是金瓶梅啊!」

「……「

」你既然看過就該知道……背兄勾嫂,一般人乾不出來。」

「說什麼呢?」九皇子冷冷道。

「我和她發乎情,止乎禮,彆說她現在是我嫂子,就算她成親之前,我也冇有做過半分逾越規矩的事情。」

「老九,你還是個正人君子。」

「我隻是……想跟她告個彆。」九皇子神色黯然。

人生在世,有些人註定明媚閃耀,卻無法獲得。

漸行漸遠,唯有回憶伴著光陰,徐徐泛黃,偶爾翻看,卻也是物是人非,心境彆然。

「你可以自己去啊,既是青梅竹馬,又是親戚……」周道實在不想趟這渾水。

「相見不如不見,我現在的身份實在不合適……」九皇子搖了搖頭,旋即看向周道。

「是不是好兄弟?想不想看白日飛昇?我現在可是犧牲我的幸福,成全你的未來?」

九皇子拉著周道,不依不饒.

這種事情,他不可能托付給彆人,萬一漏出去簡直就是黃泥掉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

思來想去,唯有周道他最信任,也最放心。

「好兄弟,你嫂子住哪兒?」周道義無反顧地應承了下來。

他倒不是記掛著白日飛昇,主要是想要完成好兄弟的心願,讓他心中再無牽掛,為國效力。

於公於私,這都稱得上大義凜然。

「她如今正在西郊的鬆濤苑……」九皇子對於嫂子的行蹤知悉得極為詳細。

「鬆濤苑……那不是大皇子的莊子嗎!?」

周道終於明白了,老九的青梅竹馬到底嫁給了誰。

如果他冇有記錯的話,大皇子可是比老九大了十好幾歲啊。

……

深夜,孤月高軒。

京城西郊,鬆濤苑。

作為京城十大名莊之一,鬆濤苑占地三千多畝,乃是武帝時平山而建,堂皇富麗,內藏錦繡。

僅僅院子裡的太湖石便是耗費巨資,造大船從江南運送而來,價值不菲。

大皇子乃是秦皇登基前,還在潛邸時誕下的第一個子嗣,因為從小便體弱多病,秦皇登基之後,便將這莊子賞賜給了他,用以療養之便。

「到底是皇莊啊,真是奢侈。」

周道如同黑影,趁著茫茫夜色,進入了莊子。

這裡雖然守衛森嚴,號稱有兵甲三千,奈何這些人又怎麼能夠察覺到他的存在!?

「這裡如果改成景點,門票得多貴啊。」周道的腦子裡竄起了一個奇怪的念頭。

聽說僅僅建造鬆濤苑所用的木料,便伐儘了雲山高原十座大山的古木。

至於這裡的湖水,更是從乾靈河引來的,更不用說這莊子附近還有上千頃絕好的良田。

這便是

皇家的氣派,哪怕是九皇子遠離京城,他名下的產業足以讓平江城最大的龍家花費三千年,都還有富裕。

相比而言,周道這種新晉王爺就顯得寒酸了許多,除了一座元始山,還是自己改造的。

朝廷劃撥賞賜的莊子,田產,包括城裡的許多鋪子幾乎都有著一筆壞賬,處理起來簡直頭疼得要命。

周道也懶得處理,他如今可是道境強者,對於尋常人間富貴已然不太看重。

不過名聲大了,招牌樹了起來,底下多少人指著他吃飯。

因此,元王府也不得不派人好好經營。

「還有專門豢養妖獸的園子……」

周道在莊子裡逛了一圈,僅僅這座園子,便有上千頭妖獸,裡麵竟然還有古血,看樣子應該是十萬大山中抓捕過來的。

事實上,就算是各地禦妖司,若是捕獲到了珍奇妖物也不會立刻羖死,而是要押送入京城,有些則是流入到了皇家園林之中。

這些妖物每天光是夥食便是一筆巨大的開銷。

「無情最是帝王家,來生隻願入凡塵……」周道突然響起了一句老話。

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說得,自己榮華富貴,享用了一輩子,到頭來還發出這種感歎,就跟那種成天感歎人間不值得的一個毛病。

你踏馬本來就在天上,當然人間不值得了。,

這種人下輩子連凡塵都入不了。

周道一路閒逛,跟走馬燈似的,終於來到了鬆濤苑的內苑。

這裡就不是尋常仆從宮婢能夠踏足的地方,主人家休憩玩樂的地方,私密性極強,已經很少見到護衛來回巡視了。

「找到了。」

就在此時,周道眼睛一亮,卻是在一片竹林中發現了亮光。

走進觀瞧,竹林深處,有一清幽的小築。

明亮的燭光中,依稀可以瞧見一道俏麗婀娜的身姿,她步履款款,端著小碗,走向床榻,緊接著一陣極其溫柔的聲音從小築內傳出。

「大郎,該吃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