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媽媽。”

顧笙苼的力氣太大,謝阮忍不住痛呼一聲,迅速吸引了謝景寧的注意。

“笙笙,你弄痛他了。”

謝景寧厲喝一聲將顧笙笙嚇了一跳,她立馬鬆手,眼眶紅紅的看著謝阮。

“對不起,小阮媽媽不是故意的,媽媽不是故意的!”

謝阮搖搖頭,伸手去擦眼淚。

謝景寧的臉色有些不好看,看著身前慌張失措的女人,眼神冷冷地,彷彿在看一個陌生人。

“你今天情緒不好,小阮我先帶去公司了,你好好休息。”

謝景寧冷眸微眯,墨色如黑夜般的剪瞳閃爍著駭人的氣息,他轉身將謝阮抱起。

顧笙笙看著他們兩個人的身影,一口銀牙緊咬下唇,臉色蒼白,一雙眸子裡滿是嫉妒與怨毒。

周漾!憑什麼所有的好東西都要圍著周漾轉!

她顧笙笙才應該是謝家的女主人!

“景寧,你們路上小心。”她迅速收斂起臉上的表情,撐著搖搖欲墜的身子對著謝景寧笑了笑,“興許是昨天的事對我的打擊太大了,小阮你跟爸爸好好玩,不要惹他不開心,更不要熱周小姐不開心,媽媽自己待一會兒就好了。”

“媽媽再見。”

謝阮抱著謝景寧的脖子乖乖地朝她揮手告彆。

顧笙笙給他拋的暗示全成了無用功。

“好。”

強撐著自己坐出慈母般的微笑,看著他們父子倆離開,心裡的怒火一陣陣往外冒,她握緊了拳頭,指甲深深陷進肉裡。

……

“爸爸,我們要去哪裡?還要去找那個壞阿姨嗎?”

謝阮坐到後座,繫上安全帶歪著腦袋看著他,清澈乾淨的眼睛裡寫滿了好奇和疑惑。

“不是。”謝景寧愣了愣,“小阮不喜歡她?因為她打了媽媽?”

他啟動車子,車子緩緩向前行駛,試探性地問。

“嗯,她打媽媽,她是壞人!”謝阮毫不猶豫點頭,聲音脆亮而響亮,似乎是在替顧笙笙打抱不平。

“媽媽說,阿姨是個壞人,她搶走了爸爸,還搶走了爸爸給我的大房子,讓我們隻能住小房子,還說……如果壞阿姨生了弟弟,爸爸就不要小阮了嗚嗚嗚,爸爸小阮會乖的,你彆不要小阮……”

謝阮說著說著頓時哭出聲來,眼淚嘩啦嘩啦流下來。

聲淚俱下的樣子,顯然是將此事深信不疑。

他在家的時候,顧笙笙每天都說這樣的話,久而久之他就信了。

“吱呀—”

刺耳的聲音響起,車輛猛地停下,謝景寧轉過頭,看著謝阮的臉,皺眉。

“顧笙笙經常跟你說這些?”

他擰眉,聲音冰冷,彷彿隱藏著巨大的怒火。

謝阮才五歲,顧笙苼便在他耳邊說這些,整日耳濡目染這些歪門邪道的東西,孩子會養成什麼樣!?

謝景寧氣得渾身顫抖,心中憤怒到極致。

她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一個孩子!

“爸爸?我……冇…冇有,是我自己想到的。”

謝阮小小的身子瑟縮一下,看到謝景寧臉色陰沉,他害怕了。

他從未見過謝景寧發脾氣,就連壞阿姨打了媽媽,他也冇有像現在這樣對自己露出這樣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