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總?”

周漾不懂謝景寧心中的彎彎繞繞,她的目光緊緊鎖定在他的臉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

粉嫩小巧的舌尖微微舔過唇瓣,像是一朵含苞欲放的鮮花。

謝景寧心裡微微一顫,他移開視線,淡淡地說道:“我去書房處理工作。”

周漾坐回原位,不懂剛纔還好好的怎麼他忽然就像變了個人一樣。

謝阮看著這一切,好奇地睜大眼睛,小鹿般懵懂的眼神在兩人身上來迴流轉,似乎想明白了什麼又似乎不明白。

“小阮,你在這裡跟阿……姐姐玩,爸爸處理完工作就陪你玩。”

匆忙交代完謝阮,謝景寧就走向書房,他的手指輕輕釦著桌麵,想著剛纔在書房裡發生的一切,臉上浮現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周漾的眼神越來越深沉,她盯著謝景寧離開的背影,心底的疑問越來越大。

他的舉止太反常了,就連剛剛的舉動都有幾分落荒而逃的味道。

周漾忍不住打了個寒戰被自己大膽的想法震驚到了,謝景寧是誰?能讓他落荒而逃的全國都找不出五個!

“小傢夥,你那個白蓮花媽媽呢?”

看著麵前這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周漾手心又有點癢,輕咳了聲,掩飾自己的失態。

“我媽媽在家,她今天不開心,什麼叫白蓮花?”

謝阮站的離她遠遠地,一板一眼地說道。

周漾成功被他這個樣子逗笑,一掌劃開困擾自己一天的檔案,光著腳走到地板上,蹲在他麵前平視他。

“白蓮花呢就是說,你媽媽這個人,潔白無瑕,高貴優雅,就像蓮花一樣純淨,不沾染任何塵世俗氣。”

周漾說完咯咯咯直笑,絲毫冇有欺騙小孩的愧疚感。

她隻要一想到顧笙苼被叫做白蓮花,想生氣又不能發脾氣的樣子就覺得好笑。

“對!我媽媽就是白蓮花!”

謝阮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斬釘截鐵道。

周漾笑得更歡了,她摸了摸他的腦袋,眼神裡閃爍著慈祥的光芒,“真乖,記住跟你爸爸回家第一件事就是這麼誇讚你媽媽哦,她如果知道肯定就會開心起來的,當然這是一個小秘密千萬不能被你爸爸知道了不然他就不讓你對媽媽說了。”

她皺著好看的眉板著臉教育謝阮,眼底閃爍著的光,宛如一隻偷腥的狐狸。

“哦,知道了,我一定不會告訴爸爸的。”

謝阮肉嘟嘟的小臉皺成一個小包子臉,一雙眼睛水汪汪地瞪著她。

媽媽有不能告訴的小秘密,壞阿姨也有不能告訴爸爸的小秘密。

女人就是麻煩的生物,幸好幼兒園裡的那些女生不會這麼麻煩。

周漾看到小傢夥的可愛模樣,再也忍耐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臉頰,笑得花枝亂顫,眼睛眯成一條縫兒。

“你真是個怪阿姨。”

謝阮詫異地看著她,不解地搖搖頭,一副小大人的模樣。

“哈哈哈哈哈你真的是顧笙苼和謝景寧的兒子?他們兩個怎麼能生出你這麼有意思的孩子,你不會是基因突變吧?”

周漾笑得更厲害了,她的笑聲讓謝阮有些惱羞成怒,一把將她的手扯到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