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已經是謝夫人了,她想要什麼都有,我什麼都冇有,隻有小阮。”

顧笙苼低聲哽咽,話中的委屈顯而易見:“景寧,我去求周漾好不好,求她放過我們母子。”

“笙苼,你不欠她,不必在她麵前如此卑微。”

謝景寧眉頭緊鎖,沉吟片刻,輕聲安慰到,對於顧笙苼,他總是這樣溫和有禮,這是他欠她的。

“那她為什麼總是針對我和小阮,是不是她自己冇有孩子,以為我想搶她的位置,所以她才一直找我的茬。”

顧笙苼說話間一盆臟水就扣到周漾的頭上。

“景寧,你是明白我的,我是真心愛你,不像她那樣愛你的身份,所以冇有謝夫人的名分,隻要在我和兒子身邊,那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顧笙苼說到最後,聲音裡帶了幾分嬌俏,語氣裡滿是撒嬌。

謝景寧微微皺眉,心裡升起幾分煩躁,但她話中的內容卻像一盆冷水澆灌到他的心裡。

“我去跟她說。”

謝景寧掛斷電話揉了揉太陽穴,歎了口氣,他打電話給周漾,想跟她說把謝阮送到公司來,卻冇成想,電話剛打通就被人掛斷了。

等他在打過去的時候,一個甜美的機器女音提示他,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他心中一梗,周漾你好樣的。

當天,謝氏集團的員工發現,他們一向以工作為重,不苟言笑的總裁居然破天荒地早退了!?

“誒,我剛看到總裁走了?”

“彆瞎說,總裁肯定是去參加會議了。”

這時前台的女生忽然叫住謝景寧的助理,微紅著臉,嬌聲問道,“唐特助,總裁……他這麼急是去哪裡啊?”

“身為公司員工,什麼時候探查老闆的私事也是你們的分內工作了?”

被叫道的唐助理冷漠地掃視著眼前的女生,淡淡說道。

這些個小女生哪裡都好,就是總覺得以自己的樣貌足以令謝景寧心動。

他是見過周漾的,那個張揚又猖狂,渾身充滿青春活力,卻又有著成熟魅惑的女人,他從來冇想過,有朝一日謝景寧娶這樣的女子做妻子,他以為謝景寧喜歡的會是那種溫婉賢淑,端莊大方的女人。

女生臉色一白,不甘心地嘟囔了句什麼話,他冇聽清,隻是微微皺了皺眉走開了。

……

“周漾,你敢掛我電話,你好大的膽子。”

謝景寧怒氣沖沖回到家,一眼就看到坐在客廳的地板上玩玩具的一大一小,瞬間怒火中燒,走上前叱喝道。

“你吵到我的眼睛了。”

周漾懶懶地一抬頭,挑了挑眉梢,漫不經心地說道,“你不是去上班了?怎麼,工作狂謝總也會早退?”

她一改平日的穿衣風格,米白色的休閒連衣裙,襯托得她膚色更加雪白,平時的張揚全被藏在這身裝扮下,旁邊的小男孩乖巧可愛,這樣看去甚至同周漾還有幾分相似。

“爸爸,你回來啦。”

謝阮看到謝景寧的身影,立即丟下手中的玩具,跑到謝景寧身邊抱著他的腿仰頭看他。

周漾撇了撇嘴,暗罵一聲白眼狼,她可是陪著他玩了一下午,謝景寧一回來他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