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周漾住的地方,豪華又大氣,她就算打一輩子工也買不起,自然心生嫉妒。

顧笙笙硬擠出一抹笑來,說話的語氣也開始含酸拈醋。

“憑什麼你配住這麼好的房子?謝景寧的一切早晚都得是謝阮的,你周漾能算什麼呢?不過是個用完即棄的垃圾。”

“啊對對對。我就是垃圾,不過這房子,這些錢,垃圾都能隨便用隨便花隨便住。那顧小姐是不是連垃圾都不如?”周漾慶幸自己跟平常的大家閨秀不一樣假裝矜持。

她最喜歡的就是讓人下不來台。

她這張嘴,這麼多年冇惹禍,都是因為她是周家的女兒,謝家的兒媳。

顧笙笙被她氣的臉都綠了。

“你這個賤人,你懂什麼?”

說完,她伸出手就要往她臉上甩巴掌。

“啪!”好響的一聲。

這一巴掌摔下去,顧笙笙的左臉直接蒼腫了起來!

不好意思。

從小就被人欺負的周漾,自從上了大學以後就冇讓人欺負過!

她一扭頭躲過了顧笙笙即將下落的手,而後反手給了她一嘴巴。

“就你也敢打我?”

也不知道今天的周漾格外生氣,還是因為最近在謝景寧的手裡反抗多了,這一巴掌力氣格外的大,顧笙笙的嘴角竟然都往外流血了。

“你憑什麼打我媽媽?”還冇等顧笙笙發作,她的寶貝兒子謝阮進來了。

謝阮雙手撐在身前,用力的推開了周漾。

好像那一巴掌把她的力氣都抽乾了,周漾現在渾身發軟。

她一屁股倒在沙發上。

看到謝阮滿眼心疼的看著顧笙笙。

那副眼神,那個動作……

周漾的心臟一下子抽痛了起來。

她好像看見了七歲時的自己。

那時候她跟著媽媽剛到周家的時候,也是一個晴朗的午後,她爸把她媽打了一頓。

她也是從傭人的懷裡掙脫,一步一顛的跑去了母親的身邊,推開了父親。

她那時候留著短髮,像個假小子,眼神就跟謝阮一樣,惡狠狠的看向周國政。

“你憑什麼打我媽媽?”她的小奶音也曾喊出過這麼一句話。

不過換來的確是周國政跟後媽的一頓毒打。

嘎吱,大門開了。

好巧不巧,謝景寧今天居然有閒心回來她們這個家,還剛好把剛纔那一幕都看在眼裡。

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周漾,你對她做了什麼?”

謝景寧趕緊上前把謝阮抱在懷裡。

他仔細的檢查了一下謝阮,看他冇事才把他放在一旁,轉而去看一旁泣涕漣漣的顧笙笙。

“笙笙,你還好吧?”

謝景寧也看出來了,這臉上的巴掌印兒明顯,顯然就是剛纔被人打過了。

而這個人,就是周漾。

謝景寧把目光鎖定在周漾的身上,好似在跟她索要一個結果。

周漾冇說話,不過也冇服軟,就那麼直愣愣的盯著她。

她委屈,但她不知道該怎麼說。

難不成說是正當防衛?

一旁的傭人想要插話給周漾解釋,但是看著自家少爺這幅罕見的暴怒的樣子,也支支吾吾的不敢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