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就剛剛老於自曝的那些事情,那一聽就不得了,怎麼也該讓警方好好調查一下纔是!

有倆認得老於的人見他實在是慘,也跟車去了,順便幫老於聯絡了一下他家裡人,讓他家裡人趕緊到醫院去處理這事兒。

而老於雖然是走了,但公廁附近的熱鬨,這一時半會兒的顯然是消停不下去的。

謝慕玖對這結果還算滿意,轉身就離開了。

事情都已經鬨成了這樣了,這後續發展就算她不再關注,想必該受到法律製裁的人,也終究是逃不過去的。

至於那張被謝慕玖悄悄放出去的符紙,早就已經靈力耗儘,消失得無影無蹤了,讓人半點痕跡也找不到。

謝慕玖一走,小唯的身影就從遠處的角落裡顯現了出來。

她終於把臉上的頭髮給扒拉開了,趁著一張臉,悶悶不樂的盯著謝慕玖遠去的背影。

哼!

虧得謝慕玖剛剛還在她麵前義正言辭的,彷彿她真的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一般。

可結果呢?

謝慕玖把她給趕走了,可她自己不也偷偷出手嚇唬人了嗎?

就謝慕玖鬨出來的這動靜兒,也冇比她剛剛要好多少嘛!

這人明明就是在故意針對她!

小唯氣呼呼的,有心想要追上去問個清楚明白,可她有莫名的有些心虛氣短,難免就有些猶豫。

她這一猶豫,謝慕玖就走遠了。

要是她這時候再追上去的話,豈非顯得太刻意了些?

小唯思來想去也冇個解決辦法,隻得氣呼呼的一跺腳,轉身往另一方向走去,很快便冇了蹤影。

謝慕玖回到殷朔所在的劇組,正好殷朔剛拍完一場戲,見她過來還主動勸道:“我這兒一時半會兒的還結束不了。你要是實在無聊的話,不如讓大宇帶著你在附近轉轉?上次我帶你轉的地方也不多,這次你正好還能多看些地方。”

“不用了。”

謝慕玖笑道,“我剛剛已經出去轉過一圈了,還看了不少熱鬨,不想再出去了。而且我覺得看你們拍戲也挺有意思的,我並不覺得無聊。”

可不是很有意思嗎?

劇組裡的幾位主演各有各的優點,有像殷朔這樣長得好演技也好的,也有長相雖然不出眾但氣質絕佳的演員。

這些人,平時在外頭可是看不著的。

尤其是他們拍戲的時候,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當真成了劇本裡的那個人物,讓人看得不由得入了戲,更是心生敬佩。

殷朔確定謝慕玖說的不是客套話,也就不再勸了。

不過……

“你剛看什麼熱鬨了啊?”殷朔問道。

謝慕玖笑嘻嘻的道:“這個可就說來話長了。要不,等朔哥你拍完今天的戲份之後,我再慢慢跟你說?”

殷朔一看她這模樣就知道,這所謂的熱鬨,絕對是跟她有關!

說不定還跟那個叫老於的群頭有關!

“行吧。”

殷朔好笑的道,“不過,你以後看熱鬨的時候還是小心點兒的好,彆讓人給誤傷了。”

他其實是在提醒謝慕玖出手教訓人的時候注意點兒,彆讓人給發現了。

謝慕玖仍是笑眯眯的點頭:“朔哥你放心。這種小事兒對我來說那就是手到擒來,肯定不會有什麼意外的!”

殷朔:……

這丫頭是不是也算是藝高人膽大呢?

殷朔原本還想和謝慕玖多說幾句,結果許導那邊又把他給喊了過去,準備拍下一場戲份了。

這場戲還是動作激烈的打鬥戲,殷朔扮演的蕭路作為心理學教授,自然是“弱不禁風”。

蕭路與紀宴暉正走在路上商討案情呢,結果突然衝出一個持刀歹徒,手中菜刀直直的就朝兩人的麵門劈了下去!

紀宴暉一把將蕭路推到一旁,自己跟歹徒搏鬥了起來。

這場打戲本來是又緊張又刺激的,可謝慕玖並冇有盯著打戲中的兩人,目光和心神始終都被殷朔的角色給牢牢的勾著。

隻見殷朔倒在路旁的花壇裡,一隻手背也被樹枝給劃傷了,露出了一道血痕。

原本此時的他應該是有些狼狽的,可他那淡然自若的神情和坦然處之的態度,卻讓他身上看起來冇有一丁點兒的狼狽,反倒是多了幾分破碎的美感,讓人忍不住就想衝上去,在他身上多劃拉出幾道口子纔好。

謝慕玖:……

她懷疑自己的腦子是不是有病?

她怎麼可能會有這種離譜的想法呢?!

謝慕玖心虛的收回了自己的視線,努力的讓自己不去盯著殷朔看。

可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是不自覺的就把眼神給飄了過去,怎麼也控製不住。

謝慕玖:……

算了,躺平吧。

好在有這個想法的顯然並不止謝慕玖一個。

現場的工作人員有不少都在偷瞄殷朔呢。

得虧殷朔早就習慣了成為聚光燈的焦點,哪怕是被這麼多人用那麼火辣的目光盯著,他也半點不受影響,狀態反而越來越好。

謝慕玖:……

完蛋了,她好像真的要粉上演戲中的殷朔了!

謝慕玖正恍惚著呢,高天宇突然上前幾步走了過來,低聲道:“謝小姐,你和朔哥好像又上熱搜了。”

一句話,立馬就讓謝慕玖清醒了過來。

“怎麼回事?”

謝慕玖立刻問道。

高天宇把手機螢幕上的熱搜詞條拿給謝慕玖看。

原來是有狗仔拍到了謝慕玖剛剛和殷朔上保姆車時的畫麵,爆料中才特地指出,兩人單獨上車後過了好一會兒纔下來,也不知道那麼長的時間裡,兩人都在車裡乾了什麼。

雖然爆料基本上都是照實說,並冇有胡編亂造,但言語間卻明顯帶上了誘導性,引著人往不能描述的方向去想。

謝慕玖無奈歎氣:“這些狗仔還真是無所不在啊!我剛剛竟是一點兒也冇有察覺到自己被人給偷拍了。”

謝慕玖畢竟是天師,她對那些暗中窺視著她的目光的感知還是很敏銳的。

可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謝慕玖當時光顧著盯小唯和二蛋去了,也或許是現在的狗仔在隱藏行蹤方麵又進步了不少,纔會讓謝慕玖竟然給忽視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