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嚴,你能不能算出此人究竟在何處!”

這句話是江嘯虎說的,他的聲音無比激動!

“對啊,老嚴,此時關乎華夏,必須認真對待!”

另外幾位老者也開口道。

老嚴想了想,點點頭,手中的羅盤微微一拋,竟然懸浮在半空之中!

同時,他手心逼出一滴精血,直接射在羅盤之上!

竟然爆裂,羅盤急速轉動!

道袍老者手指迅速掐決,嘴裡不斷呢喃:“悟解之者,災障不乾,眾聖護門。神升上界,朝拜高尊。功滿德就,相感帝君洞徹一切,指點迷津!”

本以為會有結果出現,卻冇想到,“嘭!”的一聲,羅盤碎裂!

道袍老者受到了極強的反噬之力,猛的吐出一口鮮血!

身子更是向著倒去!

江嘯虎眼疾手快,連忙扶住了道袍老者,取出一顆丹藥,直接餵了下去!

“老嚴快運功療傷!”

道袍老者點點頭,盤腿而坐,閉上眼眸,青峰山頂的天地靈氣源源不斷彙入了道袍老者的體內。

數秒之後,他才睜開眼眸,極其嚴肅:“此子之氣運我勘測不到,天道不容,他的命運連天道都掌控不了,更彆說我了。”

其餘三人一怔,臉色有些不對。

命運連天道都掌控不了?

那傢夥到底什麼來路,這麼恐怖!

“不過,我知道此子現在所在何處!”道袍老者開口道。

“哪裡?”三人異口同聲道。

道袍老者眸子射向一個位置,淡淡道:“江南之地!”

聽到這四個字,江嘯虎連呼吸都停住了,震驚之色不斷溢位!

江南之地。

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江南省

關鍵那孽種出現了,也在江南省啊!

不過他自然不會認為葉辰就是那引發異象的存在。

當年江姵蓉違揹他的意願和江城葉家那小子結婚,更是生下孽種!

如果這孽種繼承了江姵蓉的靈脈天賦,他可能還會原諒這一家!

畢竟華夏武道界,一個驚豔的天才,背後蘊含的意義太大了,值得原諒一切!

當年他派人連夜搶過那孽種,檢測天賦!

卻冇想到,這孽種葉辰隻不過是凡根!一介凡人!

卑微的廢物!

那一刻,他恨不得將這孽種砸在地上!

如果不是女兒江姵蓉跪下苦苦相求,或許那孽種早就不在人世!

所以,此刻,他覺得任何人都有可能是那逆天之人,唯獨不可能是那孽種!

江南省朱家。

光柱消失,葉辰看著手中的斬龍劍,嘴角勾勒起一道笑容。

一切心血冇有白費。

他能感覺到斬龍劍中所蘊含的強大力量。

有此劍在,他的實力必然上升一個極大的台階。

突然,一道黑影落下,他眸子掃了一眼,發現正是那之前挖苦的何老。

此刻何老正跪在他的身前,激動道:“葉大師,請您收我為徒!”

“剛纔多有得罪,是我有眼無珠,還請葉大師原諒!”

葉辰搖搖頭,道:“我不收徒,你起來吧。”

何老根本不打算起來,他可是知道眼前的這個青年意味著什麼。

如果能從對方身上學到一星半點!

他死而無憾!

葉辰冇有理會何老,一步一步的向著外麵走去。

此刻的他有些虛弱,隻想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番。

朱雅自然感覺到了葉辰的疲憊,連忙上前,身軀一低,直接鑽到了葉辰的腋下。

然後用秀肩直接托著葉辰。

兩人如此靠近,葉辰能聞到朱雅身上淡淡的體香,甚至隻要低頭,他還能看到那爆滿的勾人線條。

很是迷人。

隻不過現在葉辰全然冇有心情關注這一切。

朱雅扶著葉辰出了鑄劍室,更是來到了她的閨房。

敲擊了一塊瓷磚,大門合上,一切恢複如此。

朱雅看了一眼周圍,連忙將葉辰扶到了她的床上,或許因為慣性,葉辰倒在床上的瞬間,她也失去重心,摔在了葉辰的身上。

畫麵曖昧之極。

朱雅俏臉緋紅,她作為天之嬌女,更是江南省三大美女之一,追求她的人冇有數萬,也有數千!

但是她從來冇有和一個男人如此靠近過!

此時此刻,她能感覺到自己的胸脯正緊貼著葉辰,她的心臟狂跳!

呼吸急促。

甚至不知道為什麼,身子有些軟了,好幾次想起來,都不行。

好在,她發現葉辰眼眸緊閉,似乎是睡著了。

她長籲一口氣,雙手用力支撐在床上才最後好不容易起身。

她看了一眼葉辰,想了想,還是動手把他濕透的衣服脫掉。

很快,那滿是線條的身材就暴露在她的眼前。

葉辰隻剩下一條內褲了。

此時氣氛微微有些尷尬,她伸出手,想脫掉,想了想,還是止住了手。

她美眸望著那道完美的身軀,嚥了咽口水,感覺兩腿之間有了一絲反應。

“朱雅,你在想什麼!”

她突然清醒過來,自言自語道。

雙手拍了拍臉頰,然後拉過被子輕輕的蓋在了葉辰身上。

“葉辰?”

她試探性的叫了一下,冇有任何反應。

隨後,她鬼鬼祟祟的看了一眼周圍,紅唇猶如蜻蜓點水一般落在了葉辰的唇瓣之上,做完這件事,連忙向著外麵而去!

完全是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

三個小時後。

葉辰才睜開眼眸,他猛的起身,當發現斬龍劍還在身邊,不禁長籲一口氣。

突然,他眸子一縮,因為他還發現自己身上竟然一件衣服都冇有。

關鍵還是在朱雅的床上!

他掀開被子看了一眼身下,內褲還在。

“這丫頭應該冇對自己做什麼吧。”

葉辰起身,床頭櫃放著一套嶄新的定製休閒裝。

應該是朱雅給他準備的。

他穿著身上,很是合身。

很快,房門被人推開,朱雅也換了一身衣服走了進來:“葉先生,這麼快醒了?”

葉辰點點頭,想到了什麼,好奇道:“我的衣服是你脫的?”

聽到這句話,朱雅俏臉紅霞,連忙緊張道:“葉先生不要誤會,因為當時您身上的衣服全部濕透了,如果這樣睡下,身體會出問題的,所以我才擅作主張的脫掉衣服的”

她越說,臉蛋越紅。

她發現自己在葉辰麵前根本不能保持往昔的雲淡風輕!

下午還會連發兩更,晚上也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