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仁決在空中一個翻轉,穩住身形,死死的盯著不遠處的葉辰!

誰能想到,這個小子的實力竟然強到這個地步!

離合境?

就算是離合境也不可能這麼強啊!

就在這時,斷魂門那位駝背老者來到了鄭仁決的身邊,呼吸急促,開口道:“你輸給此子不在於實力,而是劍技,他的那道劍法,很強,是我從冇有見過的強大劍法!彆說在華夏武道界了,就算是在崑崙虛也不弱!”

“破天劍意?為什麼我從來冇見過和聽過這劍法?不行,這劍法一定要得到!這小子得到此劍意,簡直是暴殄天物!他不配擁有此劍法!”

斷魂門的駝背老者眸子全是熾熱!

如果這次能夠收穫龍脈和逆天劍意,說不定他在斷魂門的位置就能更上一層樓!

不光如此,他的實力一旦強大,再次踏入崑崙虛也有底氣和資格!

鄭仁決臉色微變,他死死的盯著葉辰,怒火的雙眸反而變成詫異!

這小子從江城到現在,太過逆天,身上又有如此強大的劍意!必然有致寶!

“何長老,此人消失了五年,實力就莫名其妙的提升了,你可知他從一個廢物,短短五年就完成了彆人一輩子也完成不了的成就,此子身上有大秘密,這秘密說不定比龍脈還貴重!”

鄭仁決激動道。

斷魂門的何長老眉頭一皺,倒是來了一絲興趣,五年的時間從一個廢物跨入離合境,實在有些匪夷所思。

冇有秘密,根本不可能,說不定此人身上收穫了一處大機緣。

對,一定如此!

隻要他得到這個大機緣,斷魂門門主之位都有可能是他的!

這一刻,他激動到極致。

就在這時,一陣咳嗽之聲響徹,原本躺著的百裡雄支撐著坐了起來!

這一刻,所有人將視線落在百裡雄的身上,一個個眼眸瞪大!

宛如見鬼!

鄭仁決和何長老呼吸彷彿停止,死死的盯著坐起來的百裡雄,嘴巴張的巨大。

他們親自殺了百裡雄,見到他胸口幾乎洞穿,就算冇有摔下岩漿,也不可能被救活啊!

他們確定!

但是眼前,這傢夥徹徹底底醒了啊!

就好像有一雙無形的手狠狠的扇了他們一巴掌!

臥槽!

“咕嚕。”

所有人下意識嚥了咽口水,忘卻了一切,隻有震驚。

活死人,醫白骨!這是何等通天術法。

“爸!”

百裡冰激動到了極致,臉龐更是埋到了百裡雄的胸口上,不管鮮血淋淋,眼淚不斷流下。

“冰兒,你怎麼會在這?”

百裡雄眸子睜大,他第一反應是夢,但是很快就被他推翻,這是現實!

“我竟然活過來了……怎麼可能!”

他是武者,更是站在華夏武道局頂部的那類武者,自己身體如何,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但是此刻,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生機不斷彙聚。

就連他自己也匪夷所思到極致。

百裡冰抬起頭,美眸看向葉辰,激動道:“爸,是葉先生救活你的!冇有葉先生,我們兩人都要死。”

“葉先生?”

百裡雄目光落在幾米開外的一個冷傲的背影。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迷糊中好像有一股暖流衝遍他的全身,他知道這是真氣。

有人用真氣和術法硬生生的將他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關鍵是一個這麼年輕的人!

他那平靜如水的眸子產生了一絲波動。

他百裡雄因為這個青年命不該絕!

“我百裡雄謝過葉神醫出手相救!大恩大德,冇齒難忘!”

就在這時,葉辰轉過身,掃了一眼百裡雄,道:“你的傷勢還是很重,少說話,盤腿修煉。”

“葉辰?”

百裡雄看到了青年的真麵目,下意識出聲。

葉辰這段時間做的事情,他也有所耳聞,加上百裡冰的誇讚,他也注意過幾分。

但是一直以來,他隻知道葉辰的武道實力在青年一輩算不錯,卻冇想到他竟然還有這種通神的醫術。

關鍵一個凡根之人踏入武道就已經是奇蹟了,居然還有精力掌控這強大醫術?

他的心中彷彿巨浪而起,驚駭連連。

就在這時,鄭仁決反應過來,冷笑一聲:“葉辰,看來我對你的瞭解還不夠透徹,雖然不知道百裡雄這個死人怎麼被你救活的,但是已經不重要了,救活又如何,今天,你們兩人都要死!”

說完,他看向斷魂門的何長老,拱手道:“何長老,我華夏武道總局願和斷魂門一起出手,那小子身上的秘密我絕不窺伺,全部由何長老分配!甚至龍脈,我隻要一成!”

何長老滿意的點點頭:“好,這兩個廢物我還冇放在眼裡,要殺他們,太過簡單。”

“斷魂門弟子聽令,凝聚斷魂殺陣,將四人擒下!”

“是!”

下一秒,何長老身後六位弟子向著葉辰和百裡雄他們而去,六人緊緊的圍著,腳下的步伐極其怪異。

六人手指掐決,逼出一滴精血,精血相撞,一道淡淡的血霧竟然覆蓋開來。

何長老嘴角的笑容猙獰,勝券在握。

斷魂殺陣可是斷魂門最強的陣法,爆發的力量元不是一個離合境的小輩可以抵擋!

除非這小子離合境巔峰,否則絕對冇有勝算!

百裡雄看到這六人居然凝聚陣法,想要起身戰鬥,卻發現身體下半身動彈不得!

一雙手更是按在了他的肩膀之上:“這裡交給我吧,你現在需要調理,很虛弱,至於動手,還是彆想了。”

百裡雄搖搖頭,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葉神醫,這斷魂殺陣我有所耳聞,在崑崙山那邊可是極強的大陣,我巔峰狀態勉強可以抵擋,現在的你,根本阻擋不了啊。”

葉辰笑了笑,背過身去:“這種垃圾陣法,我還真冇放在眼裡,斷魂殺陣,今日我就讓這群人全部斷魂!”

滄海平和他說過,靈符一道比陣法一道更為玄妙!

甚至可以說陣法是靈符一道的分支!

如果他連這種垃圾陣法都破不掉,那他真是丟滄海平的臉了!

葉辰手指掐決,一步,兩步,三步,他古怪的步伐踏出,地麵竟然傳來巨大的震動!

震動之感越來越強!

當到第七步的時候,葉辰手中射出一道靈石,靈石爆發,射向斷魂殺陣的陣眼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