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峰微微一怔,他下意識後退了一步,那冰冷的眼眸,他隻在一個人身上見過!

血梅殿第一殺手!

他甚至感覺到空氣中湧動著一絲煞氣,煞氣彷彿準備割破自己的皮膚。

他臉上的麵具已經出現了幾道痕跡,發出滋滋滋的聲音。

“葉辰,你殺了我血梅殿的一位強者,難道不應該給我一個交代嗎!”

葉辰從口袋掏出一支菸,直接點上。

“你想要交代?”

“那我滅了你血梅殿,算不算一個交代。”

他的聲音冰冷之極。

他本不想插手血梅殿的事情,但是如果對方敢碰他身邊的人一下,他不介意讓血梅殿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或許他眼下的實力不夠,但是引動那第二座墓碑的陳擎蒼,足矣!

他一直不敢動用這張底牌,就是想用來麵對威脅自己的存在。

血梅殿也好,華夏武道局也罷!

縱然有時間限製!但是幾個小時,屠滅一切,夠了!

此刻的葉辰身上爆發出極強的氣勢,周圍的天地靈氣全部急速向著葉辰轉動。

不知為何,淩峰的眸子竟然有著一抹懼意。

他甚至覺得葉辰如果想殺自己,他今天絕對走不出這條林蔭道。

難不成他對此子實力的瞭解還不夠透徹?

滅了血梅殿?

他晃了晃腦袋,確信是對方在狂妄。

血梅殿京城的那批人,可不是這麼好對付,哪怕華夏宗師榜第九的江劍鋒,也難為不了血梅殿!

他剛想說話,便發現葉辰正急速的向著他衝了過來!

這傢夥居然一言不合就動手!

狂風怒卷,掌影出現!直接向著他的胸口砸來!

他最強的是飛鏢!但是硬碰硬,也冇多少人能給他壓力!

他腳步向著身後退去,同時一拳向著那拳影砸去!

“嘭!”

兩股極強的氣浪向著四麵八方射出!

淩峰和葉辰紛紛向著身後退去!

看起來勢均力敵,但隻有淩峰知道,他的右臂有著一股極強的麻意!

這小子的拳頭是鐵做的嗎?

力道這麼恐怖!

臥槽!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葉辰又衝了上來,變拳為爪,狠狠的向著他的肩膀抓來!

他甚至注意到葉辰那五指好像撕裂了空氣!

五道氣流湧動!

“這他媽是什麼怪物!”

顧不上一切,淩峰手中的飛鏢向著葉辰的五指滑去!

下一秒,竟然被葉辰握住了!

鋒利的飛鏢劃破了葉辰的手!一絲鮮血滲出!

葉辰有些意外,掃了一眼,竟然發現是靈物!

趁著葉辰失神之時,淩峰的拳頭如炮彈一般砸向了葉辰!

拳風呼嘯,極其恐怖!

葉辰連忙後退!

淩峰為了和葉辰拉開距離,猛的後退,當足足十幾米距離的時候,剛想射出飛鏢,卻發現葉辰不見了!

“死!”

一道怒喝響起!隻見葉辰華拳為爪,死死扣來!

淩峰真的要瘋了!一個側身,葉辰的五指死死的扣在了一顆巨樹之上!

“撕拉!”一聲!巨樹炸裂開來!

眼看葉辰又要衝過來!

淩峰連忙道:“等一下,我們來做一個交易,隻要你接住我的一招,我保證,你和血梅殿的恩怨一筆勾銷!”

葉辰身子止住了。

滅殺血梅殿,必然要動用輪迴墓地的底牌。

如果不動用,能解決此事,自然是最好的。

他總感覺一股危險在深處蟄伏,到時候用陳擎蒼對付那股危險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葉辰,如果你冇有接住此鏢,加入我血梅殿如何!”

這纔是淩峰來找葉辰的最主要原因。

他喜歡葉辰身上的殺戮和冷漠!這種人簡直為死亡而生!

如果成為血梅殿的殺手,葉辰必然可以撼動京城那位血梅殿第一殺手!

葉辰猶豫了幾秒,開口道:“我可以答應你,但是那東西被我接住,就歸我,你冇有拒絕的權力。”

淩峰一怔,他有兩枚這種飛鏢,雖然此物珍貴和罕見。

但是用此賭上葉辰這個人,值得!

“好。”

話語落下。

淩峰冷笑一聲,勁氣席捲,手中的飛鏢直接射了出去!

絲毫不給葉辰反應的機會!

飛鏢撕裂了空氣,劃破長空,周圍的氣浪更是不斷擴散!

磁場更是狂暴了起來,到了後麵,飛鏢和空氣摩擦,產生了道道赤紅色火星。

恐怖的威壓彷彿凝聚於一點之上,猛的來到葉辰麵前!

葉辰絲毫不敢大意,他腳步踏向地麵!

一道氣牆轟然形成!

當飛鏢觸碰到氣牆的瞬間,氣牆竟然崩裂開來!

根本阻擋不了!

好強!

如果不是提前有準備,葉辰能肯定,這飛鏢絕對能傷了自己!

葉辰運轉九天玄陽決!丹田的真氣全部湧出手臂!

周身的煞氣和真氣凝聚,彷彿變成了兩條龍影!

一紅一白,在手臂纏繞!

“破!”

葉辰一聲怒吼,龍影向著飛鏢砸去!

滯緩了速度!

同時,葉辰五指扣住飛鏢,真氣全部轟擊而上!

“嘭!”的一聲,葉辰腳下的地麵徹底碎裂!更是形成了一道足足一米的深坑!

恐怖如斯!

無數碎石崩裂,滾滾煙塵起!

淩峰臉色一變,不知道裡麵的結果如何。

他的飛鏢例無虛發,無人生還。

他不認為葉辰能接住!

他甚至為了不錯手殺了葉辰,這一擊故意冇有對準葉辰的要害。

可眼下,煙塵瀰漫,冇有絲毫動靜。

那小子不會死了吧。

臥槽,他雖然威脅葉辰,但是不代表他想殺葉辰啊!

漸漸的,煙霧消散。

深坑之中,他看到了一道身影。

身影漸漸清晰,隻見葉辰手握一柄飛鏢,一動不動,渾身散發著一絲冷意。

淩峰死死的盯著葉辰的手!發現對方手上甚至連一滴鮮血都冇有!

怎麼可能!

他的飛鏢竟然被一個小子接住了!

說好的一鏢之下,有死無生呢!

這小子怎麼做到的?

一股恐懼之意蔓延至淩峰的全身。

他發現,他遠遠低估這橫空出世的葉辰了。

突然,葉辰抬起了頭,嘴角勾勒一道笑容。

“從現在開始,此物是我的了。”

“還有,如果被我知道血梅殿敢觸碰我的人一下,我保證,我會親自殺上血梅殿,然後用此鏢穿透你眉心的那朵血梅!”

“如果不相信,你可以試試!”

【晚上還有,最近更新還算給力,大家記得投月票和推薦票支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