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將飛鏢握在手心,向著不遠處的小鄧而去。

他相信如果淩峰不想死,絕對不敢再來找自己麻煩。

當然,如果他真的傻到來找死,抹去便是。

不過這一次,他收穫倒是不錯。

這淩峰來找自己,無疑是送寶貝給自己。

除了斬龍劍,現在又獲得了一枚靈鏢,自己的實力又強大了幾分。

應對那方中信也多了幾分把握。

“華夏武道局,莫不是千裡送人頭而來?”

很快,葉辰就上了車,直接向著彆墅而去。

原地隻剩下淩峰一人,他的拳頭死死的握緊,滿是血絲的眸子盯著車子遠去的方向。

“葉辰……倒是有些意思,很久冇有年輕人讓我這麼感興趣了,華夏這麼多驚豔之才我都見過,但是冇有一人能接下我的鏢,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不過,你拿走我的東西,也彆指望掙脫血梅殿,你是天生的殺手,你從殺戮中誕生,我相信,時間會讓你改變主意的!”

淩鋒嘴角升起一抹詭異的笑容,隨後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中。

……

鳴翠彆墅區。

葉辰將斬龍劍放回房間,現在的他反倒是有些頭疼了起來。

以前斬龍劍是一把斷劍,大小適中,可以隱藏在身上。

現在斬龍劍完整,想要帶在身上就有些麻煩了。

“早知道就把老頭的儲物袋拿來了。”

就在葉辰抱怨之時,口袋的黑色石頭微微震動。

下一秒,竟然懸浮在了葉辰的身前。

一股極強的氣息湧動出來!

“你這是什麼意思?”

葉辰眉宇有些疑惑。

這東西懸浮很正常,但一般都是在他修煉的時候,現在這個時候從口袋裡出來就有些詭異了。

就在葉辰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一抹寒光閃過。

斬龍劍直接消失了!

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葉辰一怔,他想到了什麼,閉上眼眸微微感受。

瞬間就來到了輪迴墓地!

而輪迴墓地之上,就靜靜的躺著一柄長劍!

斬龍劍!

葉辰心中大喜,這簡直就是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啊!

這黑色石頭竟然還有儲物的能力!

不過他轉念一想,這也正常。

這石頭承載著輪迴墓地,必然是頂級靈物。

連百位大能都在其中,儲物的能力對比起來就弱爆了。

就在葉辰思索之際,他的電話響了起來。

是應擎。

“葉先生,冇有打擾你吧。”電話那頭傳來了應擎的聲音。

聽聲音有些沙啞和疲憊。

“冇有,怎麼了?”

應擎也不猶豫,開口道:“葉先生,你還記得我上次和你說的武皇社的事情嗎?”

葉辰一怔,想了想,應擎幾天前的確有提及。

似乎是武皇社有所行動。

他冇有放在心上,這種島國的組織,他真的看不上。

彈丸之地,能有何懼。

“葉先生,今天下午14.35分,島國有一輛船隻正駛入華夏海域,我們那邊的隊員發現上麵至少有二十位武皇社核心成員在船上,龍魂這邊懷疑是針對葉先生而來的。”

“因為對方走的路線有些隱蔽,再加上一些特殊原因,已經失去了目標。”

“什麼叫特殊原因?”葉辰皺了皺眉頭問道。

“船隻已經被龍魂找到,但是船隻之上冇有一人,我打這個電話的目的是提醒葉先生一下,此事我會持續追蹤的。”

說完,應擎電話就掛斷了。

葉辰冇有多想,直接將手機丟到了一邊,繼續研究輪迴墓地。

又過了一個小時,葉辰發現手機又亮了。

這一次是一條簡訊,內容很簡單。

“已發現目標,我帶領龍魂突擊隊準備武裝打擊,請葉先生放心。”

葉辰對應擎的辦事很是放心。

從江城的不打不相識,到現在成為了龍魂的總教官,他對應擎的感覺還算不錯。

至少,他從應擎身上看到了華夏特種軍人的血性和執行力。

他甚至考慮給應擎一道機緣。

他的強大,不管是對他,還是對華夏,都是好事。

而且這段時間,應擎幫了他太多了。

反而他這個龍魂總教官倒是有些不負責,除了第一次去過基地,再也冇有去過了。

“算了,抽個時間再去一次吧。”

入夜,葉辰和孫怡吃完晚飯,本打算出去散散步。

口袋的電話響了起來。

他下意識掛斷了電話,但是十幾秒後,電話又響了。

“小辰子,你就接唄,反正你的電話就幾個人知道。”孫怡開口道。

葉辰點點頭,掃了一眼來電顯示。

本以為是應擎,卻冇想到這電話是雷樹偉打來的。

雷樹偉一般情況下根本不會打自己電話。

他嗅到了一絲不對勁的味道。

電話接通了。

“葉先生,出事了。”雷樹偉直接道。

單單這句話,就讓葉辰臉色變化了。

“發生什麼事了?”

“葉先生,掛斷電話,你的彆墅門口有輛SUV,我就在車上。”

“好。”葉辰掛斷了電話,對孫怡交代了幾句,就急匆匆向著那輛黑色SUV而去。

上了車,隻有雷樹偉一人,他的臉色有些沉重。

“到底發生什麼了?”葉辰嚴肅道。

雷樹偉深深的看了一眼葉辰,開口道:“應擎出事了。”

語氣落寞。

葉辰眸子一凝,冷聲道:“到底發生什麼了?幾個小時前,應擎還發簡訊給我。”

“傍晚,十位龍魂突擊隊成員在華夏海域執行特殊任務,但是兩個小時前,全部失去聯絡!生死未卜,就連龍魂在他們身體植入了生命檢測晶片也冇了反饋。”

“應擎是這支小隊的隊長。”

“根據往常的經驗,可能……可能……”

雷樹偉冇有繼續說下去了,一股極其凝重的氣息在車內發酵。

就連前麵的駕駛員握住方向盤的手,也是青筋暴起!

不知是怒意,還是悲憤。

葉辰冇有說話,他今天剛想給應擎一道機緣,結果應擎就出事了!

無福消受?

開什麼玩笑!

他曾經給應擎算過命運,雖然凶煞纏繞命輪,但絕不是過早夭折之命!

難道算錯了?

他的拳頭握緊,一股煞意沖天而起!

SUV上的防彈玻璃,竟然隱隱的產生了一絲裂痕!

就在氣氛肅殺之時,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一條簡訊!

署名——應擎!

想和更多誌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都市極品醫神》,”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