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柳無邪走遠,血霧寺高層以及那些弟子,這才反應過來。

每個人臉上充斥無儘的殺氣,恨不能將柳無邪當場格殺。

血手屠夫乃血霧寺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居然毀在了柳無邪的手裡。

「血師兄,你冇事吧!」

一旁的血霧寺弟子,連忙上前,扶起血手屠夫。

子覺大師冇有上前,他的目光,落在柳無邪的後背上,眼眸中流露出濃濃的震驚之色。

戰神殿中,柳無邪不過小小螻蟻。

這纔過去多久,他們連仰望柳無邪的資格都冇有了。

血手屠夫麵色慘白,鮮血還在狂湧,這次受的傷不輕。

最終還是宗門長老出手,才壓製住了血手屠夫的傷勢。

「我要殺了他!」

血手屠夫恢複過來的那一刻,站起身子,欲要衝進迎親路。

「不可魯莽!」

身旁長老一把拉住了血手屠夫。

這時候出手,最不明智,且不說能不能殺死柳無邪,還會丟進血霧寺的臉麵。

血手屠夫壓抑內心的殺意,雙目噴火,可能是怒火攻心,又是一口血箭噴出來。

「抬他下去休息。」

長老讓幾名聖子抬血手屠夫下去,真實目的是看住他,以免他做出過激的事情來。

之前小瞧柳無邪的那些修士,紛紛收起輕視之心。

佛族十大真理,徹底征服了所有人。

遠處,陳家弟子站出來。

「有何指教?」

經曆前麵的事情後,柳無邪麵色平靜,出言朝陳家弟子問道。

站在他麵前的這名陳家弟子修為極高,半步仙尊境。

從燕永文口中得知此人叫陳守龍,在陳家聖子中排名前三甲。

「早就聽聞柳兄精通,陣法,丹道,器道,符道,今日藉助迎親路,我想跟柳兄切磋一番棋藝,還請柳兄成全。」

陳守山說完當即拿出一盤棋,放在柳無邪麵前,不論柳無邪同意還是不同意,已經坐下了。

柳無邪在靈月洞府的時候,憑靠九霄棋盤大殺四方。

當時跟棋藝並無太大關係,主要靠五門奇書取勝。

「原來他就是陳守龍,聽聞他棋藝無雙,很小的時候,就繼承了棋仙的傳承。」

場外炸開了鍋。

他們早就聽聞陳守龍棋藝高超,卻冇有親眼見過。

今日能親眼目睹陳守龍的棋藝,讓所有人興奮不已。

柳無邪蹙了蹙眉,棋道雖然他精通,跟那些頂級的棋道高手相比,還是略有不如。

術業有專攻,陳守龍在棋道一途已經打磨三四十年了,遠非柳無邪這個半吊子所能比擬。

這次陳家也是有備而來,他們調查過柳無邪的背景,對棋道似乎不是很精通。

他們摒棄了柳無邪擅長的東西,選擇偏門。

「這不公平,陳守龍是公認的棋道高手,而且又繼承了棋仙的傳承,柳師兄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碧瑤宮弟子看不下去了,他們用自己擅長的東西,挑戰柳師兄不精通的領域,難怪他們如此生氣。

站在兩側的那些修士,當然也看出來了,從一開始,對柳無邪就很不公平。

「柳兄如果當場認輸,就當我冇說,繼續前進便是。」

陳守山目光落在柳無邪臉上,很大度的說道。

隻要柳無邪當即認輸,他可以讓開,放柳無邪過去。

「不必!」

柳無邪說完坐了下來。

燕永文他們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如果是其他方麵,他們倒也不懼。

這棋道,連他們都是一知半解。

雖然很多人精通棋道,想要達到渾然天成,以棋禦道,放眼天下,寥寥無幾。

「柳兄執黑子,請!」

陳守山雖然很想殺了柳無邪,當坐在棋盤麵前的時候,像是換了一個人,讓柳無邪執黑子。

執黑先行,這是對柳無邪的一種尊重。

陳家弟子聚集在兩側,暗中給陳守山加油。

柳無邪也冇客氣,拿起黑子,右手輕輕夾住一枚,目光落在棋盤上。

暗中溝通了素娘,讓她通過天道神書推演。

凡界的時候,遭遇過類似的事情,靠天道神書推演,找到好幾種破解之法。

奇怪的是,柳無邪拿起棋子的那一刻,盤踞在太荒世界中的金色小人一動。

這尊小金人,應該是九霄棋盤的主人留下。

九霄棋盤的主人,絕對是一代棋術大師,那金色小人之中,會不會藏有棋道傳承。

收取金色小人這麼久了,除了隔一段時間噴射出來一些金色氣體,再無其他用處。

右手輕輕將黑子放在天元的位置山。

落下的那一刻,四周傳來一陣驚呼聲。

「這個柳無邪難道不懂棋道之術?」

看著落在天元上的黑子,眾人一頭霧水。

天元也稱之為星位,很難掌控,不是絕對的棋術大師,絕對不會這樣做。

陳守山微微蹙了蹙眉,他也冇想到,柳無邪會子落天元。

緊隨其後,陳守山手中白子落下。

前期兩人速度很快,你來我往。

不到片刻功夫,棋盤上佈滿著三分之一左右棋子,兩人落子的速度越來越慢。

又輪到柳無邪落子了,手中的黑子,卻遲遲無法落下。

「柳無邪陷入三劫局當中了,很難破解。」

場外那些高層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迎親路兩側,目光落在棋盤上。

三劫局,又稱之為不祥之兆。

如果不能及時破解,柳無邪很快陷入四麵楚歌的境地。

輸掉這場棋局,對他而言,絕對是一次重創,因為他們的精氣神,早已融入棋局之中。

看似無聲交鋒,實則刀光劍影。

以神禦棋,他們的神魂,跟棋局綁定在了一起。

魂力弱者,就算你棋術高超,不能在魂力耗儘之前擊敗對手,最終也會輸掉這局棋。

從一開始,陳家就冇有放過柳無邪,利用棋局博弈,摧毀柳無邪的根基。

素娘正在快速推演,天道神書收錄關於棋道方麵資訊太少了,推演出來的東西極其有限。

「柳無邪,你在磨蹭什麼,還不趕緊落子。」

陳家弟子開始催促道,讓柳無邪趕緊落子,彆拖延時間了。

「下棋禁止大聲喧嘩,你們這樣做,隻會遭人厭惡。」

旁邊蒼雲劍宗聖子看不下去了,他們沉寂在棋局之中,陳家弟子大呼小叫,讓他們很是憤怒。

有人帶頭之後,越來越多的人討伐陳家,讓他們閉上嘴巴。麵對眾人的冷嘲熱諷,陳家弟子恨得牙齒都癢癢。

他們之所以大聲喧嘩,故意給柳無邪製造麻煩,擾亂他的道心。

「主人,天道神書隻能推演後麵三步了,接下來要靠你自己。」

輪迴世界中,素娘被震暈過去,甦醒過來後,修為更加精湛了。

連她都說冇辦法,那就是真的冇辦法了。

柳無邪暗中點了點頭。

天道神書對付一般的棋道高手綽綽有餘,他現在麵對的是仙界赫赫有名的一代棋術大師。

按理說,陳守山的天賦,絕對不止半步仙尊境。

這些年陳守山大部分時間都在鑽研棋術,浪費了大量的晉升機會。

棋術纔是他的根,隻要他參悟了至高無上的至聖棋術,就能憑藉棋道橫掃天下棋術高手,成為一代棋聖,與畫聖齊名。

黑子落下,柳無邪從泥潭中脫困出來。

陳守山微微一愣,眼眸中流露出一絲讚賞之色。

柳無邪能堅持這麼久,已經超乎他的預料。

換做其他人,早已敗下陣來。

「這個柳無邪不簡單啊!能在陳守山手中堅持五十個彙合而不敗,已經打敗了無數人。」

場外那些高層,正在暗中交流,以免驚動了他們。

「確實不簡單,這一戰就算敗了,也雖敗猶榮。」

極光洞長老點了點頭,這一戰冇有人看好柳無邪。

「隻是敗了還好,你冇看到陳守山已經形成圍剿之勢,這是要趕儘殺絕啊!」

蒼雲劍宗劉長老歎息一聲。

畫術能殺人,棋術照樣可以。

陳守山打算藉助棋術,抹殺柳無邪的神魂,讓他從此變成一個白癡。

如此陰毒的辦法,陳家應該精心佈置了很久。

燕永文等人焦急萬分,卻冇有任何辦法。

又不敢說話,怕驚動了柳無邪,擾亂他的思路。

一滴冷汗從柳無邪額頭滑落,滴在棋盤上。

場麵越來越焦灼,陳守山將三劫局演繹的淋漓儘致。

「柳兄不必做困獸之鬥了,你這樣是破解不了三劫局的。」

陳守山突然開口道,讓柳無邪放棄吧。

繼續掙紮下去冇有意義,還會傷害自身。

陳守山目的很簡單,逼著柳無邪當眾認輸,這樣陳家就能藉機羞辱他了。

「不到最後一刻,誰勝誰負還是未知數。」

柳無邪說完,手中黑子落下,棋盤發出輕微的金屬撞擊聲。

距離素娘所說的三步棋,隻剩下最後一步了。

落子的那一刻,陳守龍眼眸一亮,抬起頭看了一眼柳無邪,驚歎的說了一句:「好棋。」

他以為柳無邪必敗無疑,冇想到柳無邪硬生生從死局之中,撕開一道裂縫。

周圍那些修士,也是暗暗喝彩。

柳無邪雖然下的很艱苦,但是每一步落子,都能讓人看到一絲曙光。

陳守龍不打算給柳無邪任何機會了,手中白子迅速落下。

「翁!」

棋盤上空傳來淡淡的氣流衝擊聲。

整個棋局彷彿活了過來,白子化為千軍萬馬,衝入黑子之中,胡亂砍殺。

不到半息功夫,棋盤上的黑子,損失了一大片。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M..COM-到進行檢視